我为苦禅大师研墨的日子

2015-03-10  作者:韩学志  来自:韩学志 点击:6316 次

我为苦禅大师研墨的日子

韩学志 (安徽省直书画协会副主席)

  李苦禅先生是当代国学大师和著名书画家,二十多年前,我有幸得到苦禅大师两个多月的面授,往事历历,至今时刻萦绕心头。

  那是19754月,苦禅老为暂避四人帮之迫害来到合肥,住在他亲戚省建设兵团宗凤洲司令员家,当时我从大学分配到兵团搞文化工作,便应邀请去他家给李先生理纸磨墨,宗司令向我反复交待,苦禅老来合肥不得走漏风声。

  李先生见我少言寡语,终日侍候左右,便对我说:“你去上班,我给你画些画稿”,当我向他老人家说明上班只是批判孔孟之道,已请了“病假”时,他说:“这个假该请,孔子是中国的圣人,谁也批不倒。”谈话中,先生了解我喜画工笔,他就手把手教我学写意画,从墨色,用笔到构图,甚至一个点都讲得十分具体生动。

  李先生作起画来胸有成竹,轻松自如,时而画着画着搁下笔来说上几句风趣幽默的话或唱唱京戏,以抒胸怀。他说:“四人帮批黑画,黑画不黑,中画不用墨怎么成?这是传统,江青抓文艺,批黑画,用我们山东那名俗话,叫做石头子腌咸菜——一‘言’难尽,”说毕又唱起京戏空城计诸葛亮的唱段:“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只觉得城外乱纷纷……。”我也是个京戏迷,接着唱了几句智取威虎山李勇奇的唱词:“今日事却叫人难消疑云……”,唱后,先生对我说:“你的嗓门不错,咱们的爱好都一样。”说着唱着一幅笔墨饱满,构图新颖的大写意画跃然纸上,记得这天先生给我画的画稿是“鸡公育雏图”,画面上一只公鸡带了一群小鸡,他向我解释道,一般说应画母鸡带小鸡,今天来个反其道而行之。

  一天先生画兴大作,画起了六尺宣,因作画工具不齐全,他便用宣纸团蘸上墨画了几只鹰的背部,然后再用笔交待结构,勾出鹰的眼、嘴、爪,最后略加调整,补以松石,一幅完整的《群英图》即刻展现在我的面前。后来李先生又教我学画水禽,竹鸡、虾蟹、松石等技法,但他再三告诫我说:“在绘画艺术上,不要墨守成规,要刻苦研习,走自己的路。”

  李先生是位受人尊敬的长者和导师,他为人谦和,无高低贵贱之分,在我们相处的日子里,时常向我讲述画品即人品的道理,他看我是真正想做点学问的人,便向我建议,以后在你的画题款可用“志学”二字,意为立志学画,从此,我便将“志学”作为笔名沿用至今。

  转眼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我是多么想在先生身上汲取一些绘画的知识呀!李老却要返回北京了。

  之后,先生还从北京来信鼓励我多多写生,以造型为基础,把画画好。以后我多次去北京看望他老人家,他总是极其热情地接待我,有时当场作画给我示范。李老告诫我:“技艺有别,人品为上,艺术乃人品为上,艺术乃人品之体现,人无品格,行之不远,画无品格,下笔无才。”当我的画有所长进,取得一定的成绩时,眼前就浮现出苦禅大师诲人不倦的身影。(作者:韩学志 师从李苦禅大师、安徽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安徽省直书画家协会副主席、江淮书画院艺术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