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腕之间的山水诗情

2015-05-13  作者:张武扬  来自:张继平 点击:3800 次

  山水画都是从自然景物中搜寻妙趣,通过借物写心, 以景写情的途径,体现审美主体精神层面的自由超越和返璞归真的性情特征。因而,在中国画的诸多种类中,似乎山水画的喜爱者也是最多的。或许是因为人们寄希望于山水的表现,在由实用性转化为艺术性形式的过程中,拓展自己的生活空间——“嵩华之秀,玄牝之灵,皆可得之于一图”。与此同时,自然山水也成了中国画的创作者们寄托思想情感取之不尽的客体素材,超越其客观自然外在的形式,深层地挖掘和体现自然内在的真意。以自己独特的笔墨技巧的创造与运用,达到心灵与自然的完全合一,从而营造出独特的笔墨气象和意境,是历代画家们期求的最高艺术境界。所以,山水画作者的创作,既是在山水之间寻找知音,也是在自然山水中寻找自己。

  张继平的山水画创作意境鲜明,着力于“笔墨当随时代”。山水画的品评标尺之一是意境,假如仅仅是对自然山水照像似的挪移,就不可能有感染力和生命力;假如仅仅着眼于笔墨技巧,往往易落入传统的窠臼,创新的表现形式势必非常逼仄。千百年来,作为文人雅士以及书家画者抒发情感和思维的载体,“迁想妙得”是山水画的第一要义。当然,意境创造必须是来自于写生实践并在此基础上体现严谨而丰富的造型能力。画家的创作与作品内容的展现,从来离不开传统文化和现实需求的两重因素。张继平重视深入生活,力求使山水画意境的文化内涵“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她参与执笔创作的《新安揽胜》长卷,是意境闳深、磅礴大气的典型代表作,也是对经济社会迅速发展新时期的艺术实践和对山水理性的新认知,造型、造境得心应手,使形与神达到较好的统一,从而使画意具有高昂雄强的鲜明时代感。《山水空流山自闲》、《白云堆絮拥青尖》、《青山凹》、《山村喜事》等作品,其情愫襟怀也摆脱了文人笔墨中老庄及禅宗哲学的玄风逸韵,也不是沉溺于空谷足音式的心灵寄托,而是皈依一种现实人文的基于写实而提升的大美。笔墨不是简单机械地重复前人的样式,跼天蹐地都是寄放对自然的梦想,以当代视野和时代目光,提炼出描绘对象的、具有时代特征的新的笔墨语言和新的表达形式。

  张继平的山水画耐读,尤其着力于构图和细节上。树石云水,本无定形,笔墨之间往往融入了作者的写生积累、艺术经验、审美情感甚至人生态度,所以,优秀的山水画作品必定是有感而发,而不是虚应故事的涂鸦之作或百无聊赖的无病呻吟。因此,山水画既是物质的,又是精神的,作者需要在宣纸上倾注个人对大自然的理解与感悟,并寄情于清逸的精神世界之中,让心境与自然超脱凡俗。在张继平的画作里,春深时,我们能读出顾盼的莺语与摇曳的野花俱显热烈;酷夏时,苍野的黛绿与悬泉飞瀑各臻其妙;秋黄时,萧瘦的乌桕与敛约的垂柳淡然疏朗;冬雪时,白色的山脊与河谷一任寥落尽情舒展。还有常为题材的皖南元素,雨落无声,缠绵有意,濡湿了仅供一人行走的窄巷,还有那些老旧古宅的黛瓦粉墙,稍作点染勾勒,便一幢幢在墨痕中生动活络起来。板桥、院落、屋舍、亭台、炊烟、溪涧……这是一些最平凡的事物,但是在画家眼里,却都蒙上了一层温情、一泓诗意,满纸山野勃发之气。即便是坡岸上、小桥上微小而神态生动的野望行人,都勾划得动作自然,神情舒展,和谐地融入青山绿水清新的天籁之中。注重生活情味的细节与情趣,体现了空间境界和自然山水的融合“象外之意”,也创造了丰富多彩的诗的氛围与意象,有时读着读着,那种鲜活、生动的意境,竟让人有披襟临风、瞻顾四野的感觉,到处弥漫着温润蓬勃滋荣万物的气息。这由于作者在展纸濡墨之际,揉入了真挚的情感、情致和情缘,让那种深沉厚重的情思大片大片地在山水间铺展、漫流,使尽显浑厚华滋的作品仿佛有了呼吸,有了灵魂。

  张继平的山水画似乎最适合挂在寓所客厅。她作品的题材,一方面来自通过写生所获得的素材,非常鲜活;另一方面是通过历代经典作品的解读学习,加以自己对生活的感悟积累,非常生动。其作品把传统的浓、淡、干、湿的节奏,以及点、线、面的交错等笔墨语言,在山水树石、舟桥村舍等表现素材上,揉入自己的审美情感进行加工和提纯。画风无论是开朗飞逸、潇然畅达或是古色照人,都见因“心”造境,因“境”生情,写胸中之山水,抒胸中之意象,倾心将风景要素转换为诗性的绘画语汇,从而使虚实的呼应,气韵的开合,即便在盘纡隐深中都具有精神的传达。有的还恰到好处地把自己当时写生的感受作为题跋,从而引起读者对丰满、动人的山水意境更好的共鸣,甚而荡起涟漪,生出到大自然中探寻的念头,因为这样的青山绿水已经在人们梦境盛放了千百年。

  凡认识张继平的,说她勤奋,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评价。画家有天赋的,不在少数,然而唯有扎根深厚,才能枝繁叶茂,仅凭天赋难以真正立足于画坛。张继平的勤奋已成习惯,如同持守一种信仰。她经常独自徜徉于山野之间,用写生簿消磨掉宁静而漫长的一天。对景久坐、久观、久思,凝神捕捉大自然永久不息的律动,通过对物象的再认识,积攒了对无数山水形态深入探究,为寻找最适合自己的绘画语言奠定了厚实的基础,再加上长期的运笔濡墨,创作素养如同行走的船,吃水日深。她自己曾说,往往面对青山绿水,笔墨一触及宣纸,就有激情涌于纸上。手腕移动,手指捻动,自如而又协调,无论是羊毫、狼毫还是兼毫都能在抵达中荡漾起平衡优雅的美感。以至于笔锋最精锐之处在纸上似有若无地挺进,都能让读者感受到一种传递,内心深处总有葱茏和静穆漫溢出来。她的画有清秀一面,但在清秀之外,更见内在的张力,呈现出自觉自信却又沉着痛快、恣意旷达的气度。

  平和简静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生活姿态。不索功、不慕荣、不逐热,岁月叠增,几十年的艺术磨练与修养,使张继平作画的心态更加单纯而专注,画风也更加沉实而笃定。散怀山水,萧然忘机,自在自为的敝开之状,追求的是内心的澄明与安宁。那些与空旷高远的山山水水轻声细语的心灵对话,是指腕与纸墨相发之际飞扬的梦,都在风的吹拂和水的流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