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取一种清澈

2015-04-21  来自:方晨子 点击:2918 次

  人如其文、如其画。方晨子的画总会带给人一种温婉、甜蜜,这也正是她希望带给观者的感受,希望观者能感受到画面安宁与美好的直接。很多艺术家的作品多了周旋而少了直接,而观者也乐此不疲的去探究一个,而方晨子的创作却是回避了这种迂回。她不愿意用绘画表现什么反思或是哲学思辨,也不表现什么困境与纠结的情绪,也不愿意他人上升到某种理论解读,她希望欣赏者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所有作品都是在用我自己生活里的素材、用写生或记录的方式去建造一个我心里的另一个小世界。这是方晨子一直陈述的东西,这总会让她有更多的思考。会看到生活总是由诸多的现象与变化堆砌起来,这种可以带给生活中每一个过往的人,而矛盾也总会和这众多个体产生关联。合理程度平衡着社会空间里个体所吸收到的情感色彩,所有人都可以把它视为是相对美好的,而敏感总是发生在美好之外的矛盾当中,如何在现实的实在中把持向往,这可能看来是不确切定的,而社会中的精神个体总是试图去维持这种细腻的情感状态,这是极其敏感,极其本性的行为方式,而在方晨子这个个体的身上会看到这种特质。视觉情感本能的细腻吸收在方晨子身上凸显出来,敏感总会引起一系列的联想,时常会和记忆粘连在一起,这往往又生发出新的向往记忆的情境。美好、残留的交织正是当下社会生活中所或缺的美好的真实感,这都是纯真的、可谓难忘的残留,只能性情使然来弥补这种缺失感。此刻回味与抒发变得尤为急切,而艺术家此时的心境更是安静后的感慨,或许是试图来构建一个被自己心灵洗礼过的、更独有的和美好记忆交织的世界。这种种的抒怀表达,在我看来并不只是一种简单的性情与情趣的表达,而让人更关注与警惕的是方晨子对整个大的社会文化、生活现实抽离变迁之后的对美好事物的新的建造,这是一种真大爱,是艺术家内心炽热的向往。

  方晨子在平静向往中注入的是对社会与生活的敏感,生活中的种种色彩都能附着在她的眼中,那是跨越了精神直觉后的喜悦,在她心中进行着超乎于和谐的搭配。当下的生活与记忆对方晨子来说是在同一时间、空间内并行的,也可以说美好与矛盾是并置的,现代生活的繁杂与紧迫,但这其中又不失美好,这也是所有现代人的生活与心理的状态。我认为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用心去抽离的,是艺术家自身总是会站在一个自己看似平静,实则不断波动的独特精神视角上来观察这个社会。她可能享有的是这种孤独感,停下脚步总会有社会驯化过的符号的东西。社会中有主体支撑力的事物,同样也会有脆弱又真实的一方,其中的角色位置会和理支配着这个所谓的矛盾社会,而方晨子所做的事情是用她的美好来平衡这种矛盾

  在方晨子的绘画中除了她内心性情的感受,我们不失感受到她在中国传统绘画中提炼出的气质节操,宁静、高远,以小见大,简、雅、拙、淡的精神,所以一种表象形式中蕴含的宁静与平和时常含露。方晨子把自身这种气节视为修正自己的信仰,这是一种人格释怀,随时能感受到信仰带给她的被感染后的美好憧憬,而这一切造就了她的真诚,以及精神上让她充实,那是种不强迫式的开心。独特安宁的成长背景,促成了她细腻的浪漫主义情怀,从小生活在书香和墨香的环境中,在这长期的学习中,不失主观得吸收并辨别着西方文化带给她的冲击,形成了自身独具风格的呈现方式。而处在这美好记忆的时代里,怀疑对于方晨子来说是独有的特质,也是她性情本质最敏感的东西,怀疑之后将是一种精神的重建,是经过多少时间沉淀后的个人物质。

  方晨子在这混杂的现代生活中享有着自身独有的情感面貌,美好是她一直的遮罩物,那是在一个个体中唯一有的意识流的绵延,它跨越时间、记忆、空间最终会停留在她那片信念的空地上,争执、冷漠总会处在它的边缘,但它总会充斥着美好。而这所有的那个,都是方晨子一直在追寻的,也许她是把真实与梦境交织在一起传递出的种种美好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