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怀绝活 日趋辉煌

2015-04-13  作者:郭 因  来自:沈力 点击:3419 次

身怀绝活  日趋辉煌

——《沈力画集》序

                               郭 因

  近几年,我一直在关注画家沈力。

  2012、2013连续两年,他的画作挂历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2013年的挂历中的4幅山水小品更使我产生了强烈的好感。这4幅山水小品显然是在写生稿的基础上,加以概括、集中、提炼而创作的。2幅画的是九寨沟,2幅画的是岷山藏乡,其中一幅《岷山藏牧》,我尤其喜欢。构图、笔墨、色调无一不美,堪称上品佳作。

  看了他2000年9月出版于西冷印社的画册,看了他的现场作画,看了他的自传和他的诗词集稿本,又和他有过几次交谈,他不仅使我感佩,还使我震惊。

  画册中的《双鸡图》、《双鸭图》、《双鹅图》构图简洁,笔墨老辣洒脱,动物形神兼备,极富生气。一幅题为“泉飞一道带,峰出半天云”的山水,构图别致,笔墨豪放,生机蓬勃。全是精品。

  他,人很文静谦和,可作画时,却激情澎湃,动作麻利,精气神十足。画竹,任意挥毫,顷刻立就。枝叶扶疏,苍翠欲滴,画山水,不假思索,意到笔随,或纵横挥洒,或细心描绘,须臾间,笔墨淋漓、烟云满纸,重峦叠树,层次分明,气韵生动。山水间显得可游可居。

  他的画作,既显示了他深研传统技法的功力,又显示了他天赋的资质与才华,还显示了他基于非凡经历与饱读诗书所具有的综合素质。

  他出生于一个父母都曾划为右派长期被打入另册的家庭,从小就过着艰难而又屈辱的生活。上不了大学,也谋求不到像样的工作。他受画家父亲的熏陶,自幼酷爱书画,但长大以后以作画为业,却主要是为了谋生。为使他的人物肖像画在市场上较有竞争力,他当然得苦练技法。他曾被人家请去,跨在亡故的老人尸体上面对面地为死者画像,还得把死者闭着的双眼画成睁开,把没有表情的脸画得微带笑容,一如活人。这种特有的本领成了他的“绝活”,固而挣得了不菲的收入,足以养活家人。名气渐大,社会上举凡画毛主席巨幅肖像,画歌颂人民公社兴修水利之类的宣传画,都找上了他。他的日子也从而好过了一些。

  直到十年浩劫结束,全家境遇大为好转,他才通过多处拜师深造,不断提高,逐渐从一个以画谋生的民间画师,成长为一个按照自己的兴趣来作画的自由职业画家,在省内外以至在国外举办了多次画展,并屡获好评。不少单位与个人收藏了他的大量作品。

  他所作的诗词与联语中,有不少如实反映了他从茹苦含辛到春风得意的不平凡的成功之路。

  他从“遮月乌云阴雨天无日”到“多年学子寒窗我出头”,他从“东西南北皆风雨”到“立地冲天梅竹松”。他终于“顶翻石块数千斤”而“新笋年年争出土”了。他终于“气贯山河笔墨中,满屋乾坤皆是春”了。他“立志青云竹,精神铁骨梅”,终于“海洋胸万里,诗画酒千杯”了。他在日趋辉煌之后,仍然自谦“平生枉费千张纸”,表示生活上要“惬意人生淡泊时”,“淡饭粗衣睡亦香”,而艺术上要“艺学中西多家法”,还得“秃笔一枝天下走”,“收尽奇峰万里行。”于画外工夫,则欲“道通上下,读一生书”。而一个画家,气骨尤为重要。他认为,“轻佻桃花满面红,牡丹富贵易枯容”。他表示“生平兰竹相知已,”还要“更学寒梅效劲松”。

  他在“江山雨雪冰终归大海”之后,深觉“大地桃梨李,要谢春风”,为此,他永远忘不了曾经教导、指点、提携过他的一些恩师。他就曾赞颂过他的恩师之一“双馨德艺萧龙士,品似梅花德似松”。

  很显然,沈力是一个毕生蔑视艰难险阻,不断奋发进取的人,是一个在艺海中不懈遨游,并能潜入海底挖取宝藏而永不知倦的人,是一个在艺术上有很高造诣,扎实功底,又敢于不断创新,敢于自我作古,力求做到“兴来提笔纵横抹,幅幅梅花是自家”的人,是一个有情义有气骨的人。这样的人,有何高山绝谷能阻挡他的不断前进,不断登高,时创辉煌呢?

  沈力的更大成就,我们还得期待于未来。


  沈力公:

  稿已写好,请托小元送上

  打印后,请让我根据此原稿校对一次

  对于此稿,您有何修改补充意见,请提出,我可酌办。

  祝好

  我17日下午3时至20日下午不在家中,23-27又将离肥外出。此稿打印后,望于我在家的时候送来。

  郭因

  2013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