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忠国:油画家郭景华及其作品赏析

2015-03-14  作者:刘忠国  来自:郭景华 点击:4024 次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在我国最寒冷的呼伦贝尔地区大兴安岭腹地根河市的近郊,就生活着中国最后一个狩猎部落——敖鲁古雅鄂温克人。被号称为中国最后一个狩猎驯鹿部落的老酋长玛利亚·索老人,是唯一位不愿意走出大兴安岭森林过上定居生活的鄂温克老人。这位饱经风霜的老酋长也因《敖鲁古雅》舞台剧的演出闻名全国。作为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本土画家郭景华先生,自然把目光和画笔投向了他所熟悉的敖鲁古雅鄂温克人的狩猎与驯鹿生活。郭景华老师的作品给我们展现了一幅幅祖国北方无限风光与最后一支狩猎部落民族的丰富画卷。

一、画家郭景华先生艺术简介

  郭景华生于1964年,199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修班研,他以优异的成绩结束了2年来的高等艺术院校的绘画学习生涯。毕业之际创作了油画《京城遗风》,因作品艺术性较高而被中央美院博物馆收藏,同年油画作品《北京胡同》,再一次被徐悲鸿基金会收藏。郭景华老师回到家乡根河之后从事最基础的中小学美术教育,教学之余笔耕不辍,辛勤耕耘,佳作创作不断,其作品多次参加国家级和自治区级美展,并屡次入选并获奖,多年来创作的大量作品被画廊和私人收藏。二十多年的美术教学,又为大兴安岭林区培养了大批的美术人才,深受社会和同人、家长的好评。现为内蒙古美术家协会会员,呼伦贝尔市美术家协会理事,高级美术教师。他的作品有《酋长玛利亚·索》系列多幅、《猎民土狍》、《熟皮子的巴拉杰依》、《旷野驯鹿》、《回家》、《寂寥的鹿鸣》等驯鹿系列作品。这一幅幅画卷为我们描绘出北国森林深处的幽闭生活,展现了敖鲁古雅鄂温克猎民的精神生活。

二、郭景华先生油画艺术创作之源

  郭景华老师的油画作品主要是展现敖鲁古雅鄂温克猎民的日常驯鹿生活,以及生他养他的这块神秘辽阔的森林风光。他的油画作品之所以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就是因为其作品内容的独特性。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是艺术创作的不竭之源。郭景华老师的油画作品所反映的主题就是鄂温克猎民、驯鹿、大兴安岭的自然风光,别无其他,这与他所生活的环境是密不可分的。说起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也许外界很多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里不妨介绍一二。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位于我国最北端的根河市西郊北4公里处,紧邻301国道。鄂温克猎民的祖先最早居住在俄罗斯的外贝加尔湖和贝加尔湖沿岸地区。随着俄罗斯沙皇占领了我国北方大部分土地之后,部分鄂温克人开始迁徙到我国大兴安岭地区森林中。其中敖鲁古雅部落位于根河市西郊的密林中,处于根河、潮查河、西乌齐亚河的交汇处,敖鲁古雅在鄂温克语言中意思是“杨树林茂盛的地方”。 敖鲁古雅鄂温克族是中国最后一个狩猎民族,也是我国唯一饲养驯鹿的少数民族。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是在解放后成立的,直接从原始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这个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乡,却代表着一种独特的狩猎文化、驯鹿文化、桦树皮文化现象。这个独特的民族对大山森林有着魂牵梦绕一样的情结,无论外界世界多么精彩,无论山下的物质生活多好优越,都不能诱惑猎民们离开大森林。每年6月18日的鄂温克传统节日瑟宾节,都要举行赛马、摔跤、拉棍、拔河等体育比赛,表演鄂温克歌舞。这个古老狩猎驯鹿民族深深吸引着画家郭景华老师,他用自己独特的审美眼光审视着森林文化、少民文化、驯鹿文化,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的历史、文化、宗教、习俗都在他的作品中充分展现了出来。所以说郭景华老师的艺术创作之源来自于这片美丽的大自然和生活在这儿的敖鲁古雅鄂温克猎民的现实生活。

三、郭景华老师油画作品艺术风格

  郭景华老师的油画作品展示的是本土文化、森林文化和驯鹿文化。作品所表现的内容很单纯,也许是画家对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的情有独钟吧?这与他生活在这片热土有关,谁不爱自己的家乡?当然也是他最熟悉的题材,才能表达的最到位。作品《玛利亚·索》系列描绘了敖鲁古雅鄂温克部落最后一个老酋长的形象。作品运用了写实手法细致刻画了这位老人饱经风霜的面孔,那一道道岁月遗留下来的沟壑皱纹,印证了生活在森林大山里猎民生活的艰辛。这些猎民们常年累月居住在简陋的撮罗子里,尤其是寒冷漫长的冬季,他们居无定所,经常迁徙于大山森林里,可想而知他们要经受多少次的风雪洗礼。玛利亚·索老人之所以被猎民们选为部落首领,那是因为她具有非凡的领导才能,拥有精准的枪法,也拥有最多的驯鹿,也只有她知道哪些放养出去的驯鹿在哪儿能找到。画家郭景华老师准确抓住了老人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孔特征,生动形象地刻画出老酋长那坚毅、敦厚、朴实而又勇敢的性格。尤其把她与自己心爱的驯鹿融合在一起,彰显了人物那种善良、淳朴、温柔而又刚毅的一面。

  郭景华老师的驯鹿系列也反映了大兴安岭地区特有的物种,这种特有的生灵和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人民的生活紧密联系起来,可以说他们完全依赖驯鹿作为经济来源,驯鹿还有“森林之舟”之称。猎民们经常迁徙时都要靠驯鹿托运物质。郭景华老师的作品《回家》就反映了一只迷失的驯鹿,在荒寒的原野冰雪道路上,寻找回家之途。这幅作品给人一种凄寒冷寂之感,冷色调的处理把北方严冬季节充分表达了出来,灰蒙蒙的天空下,一条寂寞的雪道从画面深处延伸到观众眼前,一只孤独的驯鹿游荡在回家的迷途之中,那无助的眼神不仅惹人爱怜,旁边一根标有18号的电线杆增加了画面的孤寂之感。这幅画很容易让我想起敖鲁古雅猎民们爱酗酒的习性。不知道何时他们都变得酗酒成瘾,也许与他们单调孤独的森林生活有关。很多猎民因醉酒倒在冰冷的冰雪上,活活冻死在回家的路上,造成本来就稀少的鄂温克人数越来越少。画家这幅画给人一种孤独无助之感,就是通过画面无声的绘画语言告知的。还有一幅作品《旷野之中的驯鹿》也给人这种孤独之感。也许很多画家的心灵都是孤独的,没有人能理解艺术家一颗孤独的心,只能通过自己的作品来表达这种心灵深处的情感。《旷野之中的驯鹿》画面也是凄清冷峻、连绵起伏的山峦、蜿蜒冰封的小河、白雪皑皑的丘陵、森林。一对饥饿的驯鹿在冰天雪地里寻找着压根没有任何希望的食物——森林里的一种苔藓。这种极寒天地之下的景象给人不是温暖的幸福之感,而是一种无奈的等待,来年春天漫长的等待。当然这样的作品很多,不能一一尽祥表述。

  郭景华老师的作品当然也不都是低调哀婉的感伤情怀,也有一些达观开朗之作。如《秋之灿烂》那初秋时节色彩斑斓的树立下,一只驯鹿昂着头仿佛在欣赏着这动人的美景。温暖的色调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虽然也是一只孤独的驯鹿,但是林中的撮罗子就是驯鹿的家,不再是孤独的迷途驯鹿了。这样的作品也许是作者在心情舒畅愉悦之时所为。当然我也只是猜测。与此相类似的还有下面这几幅作品《秋色赋》、《静静的根河》和《初雪》,画面虽然都是孤独一只的驯鹿,但是温暖的色调都不再给人凄清孤寂之感。这几幅作品把大兴安岭森林特有的深秋季节表现的很到位、很唯美。在作品《猎民土孢》中有一位身着蓝色民族服装的女子,伸出的右手站立着一只小鸟,小鸟在啄食着女子手中的食物,给人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