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沉的内涵 深厚的情怀——读吴雪先生的《翰墨情怀》集

2015-02-26  作者:叶鹏飞  来自:吴雪 点击:3971 次

深沉的内涵  深厚的情怀

——吴雪先生的《翰墨情怀》集

叶鹏飞

   2012年初冬,赴合肥参加全国第三届行草书展开幕式和论坛,我有两大收获:一是体会了当代行草书创作的现状,聆听了许多专家同道的高论,使我对当前行草书的发展有了新的感受;二是又与吴雪先生相见,并得到了他的书法新作集《翰墨情怀——吴雪书法集》,让我开心和敬佩。吴雪先生的热情、斯文和和蔼可亲的待人,让我有宾至如归的开心;而他的作品集,墨香四射、书卷气模溢,给我以高品位的文化享受,让我捧读再三而为之深深敬佩。

  读了吴雪的这本翰墨情怀集,让我首选体会到他有着独特的思考,书法有着深沉的内涵。

  传统是自然博动的文脉,在这生生不息的文脉上,有着一代代人组成的一个个文化艺术传统与发展的驿站。而中国书法的发展,也是如此,其间美学风格的变幻交替,是由无数个个性各异的书家和书作组成。书家作为艺术实践的主体,只有在与前人、与今人不同的时候,方能真正地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吴雪对书法艺术有着深沉的思考和独特的心灵折射,这种折射体现在他对书法传统上闪光点的洞察和把握。从吴雪的作品中看到,他在传统与创新之间,走着一条适合自己的最佳途径,力求书法创作既有别于古人,也有别于时人,以此显示自己的价值。他扪准了当代书法在继承上的空白点,即当代书家对唐楷、对苏东坡、黄山谷书风的冷落。在过去的二十余年中,当书坛一直热衷于米芾、黄道周、王铎、民间书风、“二王”书风、甚至现代书法时,他却钟情于颜真卿、柳公权,钟情于苏东坡、黄山谷,并全身心地心追手摹,坚毅地走着自己的书法之路。从他的作品看,他是立足于颜柳,致力于苏、黄,又上承“二王”、下追完白的,不染时习地建立了自己的驿站。他的书法言明了书法艺术的传承与创新,不是外表上的改变,而是在层次、深度上的改变。我认为,吴雪的书法是他勤于艺术思考,对书法进行了多角度审视后,坚持新以旧为基础、创以继为前提的结晶。他的书法,尤其是楷、行、草书,取苏、黄、“二王”的文雅深静之美,得颜、柳、邓完白的刚劲雄深之气,形成自己独有的艺术风韵的,做到了“古不乖时,今不同”。

  清人刘熙载《艺趣》云:“论书者日苍、曰雄、曰秀,余谓更当益一深字。凡苍而涉于老秃,雄而失于粗疏、秀而入于轻靡,不深故也”。吴雪的书法,就凸显一“深”字。书法是以汉字造型为载体的艺术形式,没有娴熟的技巧来从容地创造形式美,那么意境的表达无疑会受到直接的影响,艺术的内涵也由此降低。吴雪的书法之所以“深”,是因为他能得心应手地用线条表情达意、展露深境,作书时将心中所追求的书法风格、所蓄储的学识修养、所掌握的书法技法,通过毫端流泻出来,展示出了自己的审美意识、技巧功底和精神气质。从吴的作品集中看,他写大字作品以颜、苏、邓为主格调,偏重于浑厚朴茂;写小字作品以柳、黄、“二王”为主格调,偏重于劲逸清奇。如他的楷书《陋室铭》、《宣城赋》、《蚌埠赋》,明显受到颜、柳的雄厚书风影响;而行楷联“诗句就云山动色,酒杯倾天地为怀”,似乎更得柳之劲挺;他的行书《黄山赋》和《秋浦歌》又可以明显地看到他对“二王”书风倾注的热情。而他的行草斗方《题浮山》和《揽黄岳逐皖江》联似乎又从邓完白名职“海为龙世界,云中鹤家乡”中得以启示,有着浓郁的金石气和苍茫浑厚之势。以此可见吴雪书法的取精用宏和广采博取。

细品吴雪的书法,觉得他注重线条的内劲,在扫刷中求灵动,其蓄势丰沛、圆满而厚实,将速进迟涩、曲直方圆诸多因素交织在一起,形成从容的笔致。在结字上,他通过笔画的扫刷,产生顾盼、揖让和穿插,让字形生趣盎然。有的甚至增粗线条规迹,产生更加茂密雄浑之象,形成独特的空间构成,耐人寻味,充分显示出他对线条所具有的敏锐洞察力和把握度。在作品的形式上,他主要以条幅、斗方为多,其中不乏闲云野游式的那种清逸超然的布白,但多数采用字与字紧密安排、行与行略有间隙的布白,使字上下有压力、左右有涨口,形成向四面扩张的弹性,让线条的力度贯串于结体和整篇布白之中,产生刚柔相济的效果,产生惊涛拍岸的气势,可让人寻味和神往。总之,吴雪的书法之所以苍而不秃、雄而不粗,与他的转益多师、敏于思考密切相关,形成雄浑茂密的形式中不失书卷气、清奇野逸的意象中不失雄浑气的特点,给人以丰富多采的、深沉的艺术内涵。

  艺术创作是一种精神现象,与我国特有的传统审美文化紧密地联系着。吴雪的书法,无不透射出高雅的文化气息和深厚的翰墨情怀。

  美学家朱光潜说:“艺术家往往在他的艺术范围之外下功夫,在别种艺术之中玩索得一种意象,让他沉在潜意识里去酝酿一番,然后再用他的本行艺术的媒介把他翻译出来”。由于吴雪早年毕业于安徽大学哲学系,他的善于学习、善于思门辨的功夫在他的书法中得以充分的体现,哲学作为了他书法创作的思辨源泉,也是他的书法中高雅文化气息的由来。

  当前书法展览频频,而内容却枯燥无味,影响了书法所要承载的文化内涵。吴雪深感书法文字内容的重要,则在2010年,我们到大别山红色旅游时,路过合肥,得到了他在滁州挂职一年中所创作的《墨舞雪飞》集,是集都是书写的欧阳修在滁州所作诗文,以此表达对滁州传统文化的敬仰和对滁州挂职的特殊感情,已让我深受感动。而这本集中所书,都是古今名贤咏安徽的诗文,并以“文哉安徽”、“美哉安徽”、“壮哉安徽”为题成三个部分,寄托自己的翰墨情怀,使文字内容既传统又新颖,有着“文也者,其道焕焉”(张怀璀语)的效果。让人们在欣赏作品之际,联想“敬亭山、醉翁亭、九华山、八公山、天门山”,随作品而心旷神驰;在细品作品之际,又能了解古颖州、古亳州、古滁州,了解新合肥、新蚌埠、新淮南……随作品而骋怀寄兴。这种独特的篇章选择,也让人对徽文化有更进一步的了解,让人不唯观其书,而能赏其文,使内容与书法相契,两相融,随书法作品而诗化。可以说,内容的选择,也是吴雪读书识见的显示,凸显出他书法的高雅的文化品位、凸显出他浓厚的翰墨情怀,是他书法媒介所翻译的徽文化情结。

  吴雪书法的文化高品位的追求对创作是潜移默化的。唐人张环?《书议》云:“玄妙之意,出于物类之表;幽深之理,优于杳冥之间,岂常情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测?”可见书法创作追求文化高境,就是探幽之理,其审美积淀,知识积累就会渗透到作品的沓冥之中去。自古以来,论书者也一直重视书法的文化品位,但并非具有高文化知识积累的人,都可以无假他力地成为书家。作为个人,读书、思考是提升文化修养以助艺术的主要途径,还必须以艺术天份和勤奋作为支撑,这才能使文化追求来促进书法的多角度进取,而不是知识面的粗糙扩展和知识量的简单堆积,而是必须有独特的文化思考。学养差的人,哪怕技巧很成熟,但在审美内蕴上往往单调贫乏,再地提不高作品的文化品位,甚至由熟练而走向俗气。吴雪是有自己学术思想的书家,正如他在前言中所说“王羲之的《兰亭序》写的是他失去亲人后的悲愤,苏东坡的《寒食帖》写的是他身处逆境的一种旷达和超然。归结起来,书法寄于情,书法抒于怀”,他的书法表达的正是他对皖山徽水、对徽风皖韵的爱恋和仰慕之情、表达的是他在这块土地上的心志和抱负。所以,他能心手双畅的洒、抒情言志的驰毫,使自己的书法在艺术内涵、文化品位上都达到了书法作为艺术所要求的高度,这也是他书法之所以“深”的一个缘由。

  人始终处在不断认识自我、反省自我的心路历程中。真正的艺术能对人的心灵净化,常把人从世俗的酣睡中唤醒。吴雪虽然任许多行政职务,又是安徽书法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但他始终清醒地认识到,作为一个书家,只有抓紧滴时间学习、研究、创作,将工作与创作都当作人生的部分,认真对待,并在其中获得吐纳与进取的力量,力求“夫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文化精神,因而他的书法能不断精进。读读他的作品集,我深深的感到他对书法的浓厚情怀,正是对当前式微的人文精神的呼唤,这也是他书法之所以“深”的又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