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四绝张建中

2015-01-28  作者:费庆瑞  来自:费庆瑞 点击:2375 次

  七十年代末,市汽运公司张绍康后勤科长托我买锯渣用于冬季取暖,当时我是木材加工厂的管区民警,也很方便购买,就用江淮卡车为其买了十几袋,卸货时弄的满身是灰,当时有一长者,用毛巾在帮我掸扫,一边说警察不能沾一点脏,不然出去被人看见不好,那时警服是上白下蓝,确实如此。

  老人请我上二楼喝茶,见到满屋字画,我才知道他是老革命大领导,大名顶顶的副省长张凯帆,交谈中得知我想学画画,便叫我去找省出版局的张建中。只见他从床底下拿出两瓶四特酒说, 张建中爱酒,就算当你的拜师礼,就这样,我便成了张建中的入室弟子。

  我从帮张老磨墨做起,经常不上班时看他画画,张老怕热,夏天光膀打赤膊,每天汗流浃背地画,我一边磨墨一边为其扇扇。

  张老喝酒要人陪兴趣更高,无所不谈,我们是忘年之交。他们老一辈是多么热爱青年人,张老家里酒我喝了不少,每天我抽空就帮他磨墨寄信,张老朋友多,记得和亚明通信最多,几乎全国各家书信往来都有,李可染、方济众、应野平、许林庐,还说青年时经萧龙士介绍和徐悲鸿、齐白石、傅抱石都有书信往来。

  张老送我书画不计其数,可惜没留存,大部分换酒喝了,现在真后悔来不及。

  我经常不上班着迷看他画画,他酒兴高时,作画左右手开弓,有人光讲张老画,却忘了无以伦比的字。

  恩师是个美食家,安徽的名胜大饭店、大宾馆都留有他的身影,当然也留下了他的墨宝。

  我印象最深是他酒后作画,先一笔一笔全神关注,做到心中有数时,忽然乱蛇狂舞,纸笔振响,淋漓痛快,画面极佳,看他作画是无比的享受。

  张老爱开玩笑,常常一句话引起大家哄堂大笑,记得王少石要给张老制印,张老说你叫王少石,印石到你那里总是少。

  当时领导求他字画很多,袁振、候咏,老红军黎光祖,著名画家裴家同等是常客。

  什么叫咬住青山不放松,什么叫坚韧不拔,什么是高风亮节,在我恩师身上我看到了,黄山松精神就是张建中。

  要读师傅的画很难,他一笔黑,从无重笔,每幅画是经过精心揣摩,日夜不眠,多一笔不行,少一笔不照,是用心用骨血肉合成的,画的不满意,就叫我帮他烧掉,他烧自己的画要比留存的作品要多。

  师傅心中的黄山,是随他身心一起碌动的,在追思会上,许多领导书画大家的发言,句句打动人心,催人泪下,年逾九旬老市委书记郑锐和老战友们,为失去一代宗师张建中而痛惜。                    

  师傅雄重浑伟,磅礴大气,骨髓里流淌着是山东大男子汉的血。 看师傅的画,是在听黄河大合唱,是在唱国际歌,看师傅的画仿佛是雄壮阅兵,行进方阵手握钢枪的战士。

  黄山有七十二峰,师傅是七十三峰。

  黄山有三绝,张建中是四绝。 

  (本文作者费庆瑞为著名画家张建中入室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