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随笔——廖新

2015-01-04  作者:廖新  来自:廖新 点击:3915 次

  现代中国绘画训练体系中,很多教学手段都借鉴或运用着西方的教学体系,但其发展的方向各有差异,这是由民族文化的差异所决定。西方的绘画体系以对客观物象的直接描述来阐述对象,从而达到再现。其中包涵着的是科学,是以物象的写实为目的。而中国绘画的语境是在结合了西方绘画的基础上,融入创作的表现主义手法,从表象上看都是主体对客体的交流形式,但最终的结果却大相径庭。西方注重的更多的是理性的把握,而东方却很大程度上是对感性的认识。具象中包含着更好的抽象和意象。主体的表现形式更多的是对物象的感受过程和心灵碰撞的体会,是表现形式过程的体验。这就是儒家文化中传承的中庸之道吧!。

  对于体验生活,我们很多的同仁在观念上已经出现了错位。认为深入生活只是一种形式。其实深入到生活中去是绘画的首要条件,怎样在生活中寻找出适合自己而又有独特灵光一现的生活之美。这就是体验生活的切入点,但更重要是。体验生活是传递这两者的媒介。用我们绘画语言说,就是“写生”。

  一般意义上说,我们表现一组树、一座山、一块岩石和一片大海,通过图片形式绘画时,只会出现单一无生命的迹象。画家寻觅不到想象的空间。而当我们面对自然时,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随着空间的转换,时空的放大,画家的主体意识就得到升华,技术手段也在情感的流露中自然的崩发。主体自然渗透到客体,物象再进一步融入中得到表现,物象的图解形式就完全是一种直觉认识。这其中我们要记住的是对物象感觉过程的把握。写生其实从字面看是对“陌生”事物的理解渗透。其中存在诸多差异化和不定因素。而面对物象时,更多的还是需要放弃。眼前的事物是根据画面的需求而设定,是一个再认识的过程,这里我要强调的是不可随心所欲,任意编造眼前的图像,放弃什么?提炼所需要的物象尤为重要。

  写生是写形、得神、畅怀,捕捉感受的重要手段,构思和构图都可以在自然的畅想之间完成。立意、构思和形式可以在自然之中寻找到准确的切合点,还有什么比这种源自生活能够完整体现的了吗?。

  我对写生的要求非常的苛刻,要求在速写中达到创作的要求。除了在大自然中发现美,还要求表达出一种完整的形式美。这种感觉只有在自然中才能真正的体悟到。

  我们在自然界中,有很多看似寻常的景物,杂芜掩隐,在一般人看来没有什么审美的价值,在艺术家的眼里,却能够挖掘出与众不同的艺术形式。这种形式就要靠我们艺术家的慧眼甄别,不是每位艺术家都可以做得到。这就要通过艺术家的神奇想象、魔幻之笔,移花接木,明察秋毫。写生就成了我们的手术刀,锋利且方便,在这其中速写就成了我们艺术家的第一道程序,它形成的形式,往往左右了我们最后的创作。如果没有这第一道程序的形成,创作基础是不牢固的。

  当我们身置于大自然时,迎朝、送暮、观飞鸿,领略四季变幻的同时,艺术的灵感即随处可觅,想象的空间在物象中瞬间游离,情感随物象而生发,如同逍遥游般神遇而迹化,感性、心灵、精神即可恣意的驰骋。感觉加杂着错觉,具象隐依于抽象,现实缠裹着幻觉,理性交织着感性,观物取象,情随物思,万象放浪于形骸之外,抽形剥物,悟道于佛法禅境之间,仰观宇宙,俯察品类,神飞翼扬,信可乐也。形、情、意无不畅达。

  但我们脱离自然现实物象,回归居舍,纵使你有图片万千,收集资料无数,那种与自然亲密结合畅快淋漓之感觉早已灰飞烟灭。再去寻找你笔端的错觉和在领略大自然时感悟到的直觉想象时,心底之象、感情之物早已是云淡雾朦,庞杂琐碎侵蚀于你的眼帘,万类气象荡然无存。所以,当时记于笔下的顷刻瞬间非常的重要。

   多少年来,我一直都是在速写中寻找自然界中的感觉和错觉,追寻着自然和幻想直觉的灵光,有意识与无意识之间的蒙幻境界。在其中回味咀嚼,把握着体现自然美的真谛。

  我始终在速写形式之间徘徊,归饮卧游,结合西方印象派的色彩造型和立体派的构建营造,引用莫迪里阿尼的夸张变型,在自然界中搜寻一切可以利用构造形式,在不同感受中催生着的自我表现,对景叙情,移情接物,始终遵守感情与形式的戒律,期盼达到一种撼人和娱人完美的形式要求。

  然而,对于所表现的物象,首先我们要找到一种独特感觉,这种感觉是因人而异的,也可以说是灵光瞬间的闪现,一般来说:灵感的崩发来自于三个方面,

  (一)源自于自然的直接印象、“印象式”

  (二)源自于内在的潜意识、“即兴式”

  (三)源自于缓慢情感的酝酿表达、“构成式”

  在物象观察中会形成很多的差异化和不定性,这就是创作中为什么会出现个人风格的原由所在吧。

  当然,我们在写生过程中要有阶段性,初级阶段还是以物象的写实为基础,因为表现的形式不能受物象所限时才能融入情感。如果对物象的基本属性都无从把握,怎能谈得上情感的融入。其实在某些因素上和个人的“天赋”也有很大的关系,什么是天赋:纯熟的技巧在加上其它东西,这其它东西是什么?,“它就像我们尊贵的上帝一样模糊不清,但可以凭借我们的感觉亲自感受、尝试、体验和认识,随着情形的变化它也会有所不同”。另外,还要提到的是,过程的把握也不能忽视,当我们确定了对象的表现形式后,就要果断地强化主体,着重表现你意念中所要传达的形式信息,稳、准、狠,迅速的收入囊中,还要把你在所感觉到事物的形式内容附着以情感之上,通过一种有意味的手段迅速传达,这样才能体现出审美价值和艺术价值,使得情景交融。思想性和情感性才能融入其中,艺术性和学术性才能得到充分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