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2017-09-21  来自:云画家 点击:1061 次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导语:2017年9月15日,故宫的午门,多了一群在骄阳下翘首以盼的游客,这是《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展》开展的第一天。一位千年之前的天才少年王希孟,是否料想到他的作品成为了青绿山水至今仍无法跨越的高峰,而他的拥趸者已经排到了21世纪。

  相关链接:王希孟,青绿之痛!(上)——《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展》

  主持人: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嘉宾(按年龄排序):

  徐春龙(书法家,擅长书画鉴定,受教于张伯驹先生)

  张增来(画家,师从孙菊生、董寿平等众多老一辈艺术家)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马杰(左一)、滕黎(左二)、徐春龙(右一)、张增来(右二) 摄影/白光

  一、历代青绿山水,王希孟最浑然天成

  滕黎:今天在看《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展》的时候,每个朝代的特点还是很不一样的。

  张增来:对,时代是向前发展的。像明代董其昌已经把文人的情怀与笔墨感觉画进去了,这是另外一种味道,不像王希孟这么纯粹去画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明 董其昌《仿古山水图》

  滕黎:他把青绿山水跟文人的笔墨结合得很好。

  马杰:他体现的意境不是一回事。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明 仇英 《归汾图》卷,绢本,设色,纵26.9cm,横124cm

  徐春龙:从历代的青绿山水看下来,宋代王希孟虽然年龄小,确实是大家。一是历来没有人贬过;二来要达到这种艺术成就的也没有。唐代大小李将军他们流传下来的东西也不多,后来明代仇英达到了一个高潮。到清代王原祁总感觉好像不够味道,他表现的线条太多了。你看他都是一嘎在一块的,没有浑然天成的感觉。而王希孟的心中肯定是按照真山在画。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清 王原祁作品

  马杰:您这个词“浑然天成”用得好!王希孟区别所有画青绿山水的人就是因为浑然天成,非常自然生动。明代仇英的装饰性强,到了明晚期董其昌开始往文人画那走,他的笔墨更突出一些,但是他对青绿山水的认识稍微差一些,偏飘。近代张大千的就偏匠,我觉得比仇英还匠一些。吴湖帆先生就不一样了,他把青绿和水墨结合得特别好,他不是纯色,像王希孟那是纯色。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近代 吴湖帆《云海烟树》

  徐春龙:那时候院体画派,就是反映真山真水。你看宋徽宗的草虫,谁说中国画没有写生画?早就有了,宋代人就超过了欧洲。只是后来让文人画给冲淡了,什么原因呢?院体画派指的是宫廷画家,一般都是给皇上画的,精细都不得了。像清代民间的扬州八怪,他们的画随心所欲,当时被称为“野狐禅”。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清 李方膺(扬州八怪之一)《游鱼图》轴,纸本,墨笔,纵123.5cm,横60cm

  滕黎:青绿山水分为大青绿、小青绿,还有浅降。能否说一下之间的区别?

  徐春龙:像清代四王没有这么大的界限,这些都能干。

  马杰:如果纯水墨画足了,一般不上色。稍微欠一点,上点色儿,那就是浅降。然后想表现得更丰富点的,红、黄、蓝、绿的都上点,其实跟浅降方式几乎一样,就是小青绿。大青绿的技法跟其他完全不同,不是建立在同一个基础上。像吴湖帆就是把水墨和大青绿结合在一起,其他人画的几乎都脏。

  张增来:刚才说的材料问题,在绢上面染是可以的,如果在纸上面就染不了。包括李可染他们画了半天,其实就是画的墨。墨的基础没打好,这颜色就不行,一上去就飘。

  马杰:对,有些画家的墨不行,那彩上去就没法看!甚至恨不得焦墨上去,人家张大千是一遍一遍上的。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近代 张大千《泼彩山水四屏》 作于1978年

  张增来:那叫积墨法,先把墨积到一定的厚度,才托得住这颜色。古代一般用的是熟绢,它不往下洇,一遍的厚度就能了。现在用的卡纸也是不往下洇。宣纸就不行,所以难度也更大。

  马杰:宣纸不适合画大青绿,最适合的还是绢,相对容易活。

  张增来:这笔水一上去就容易走起来,要是宣纸画不好就花了。

  滕黎:这些材料会影响创作的方式。

  张增来:对,材料很重要。再加上颜料的成本太高,所以画出来绝对不是那效果。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明 蓝瑛 《白云红树图》轴,绢本,设色,纵189.4cm,横48cm

  滕黎:我看蓝瑛的画上颜色特别的多啊。

  马杰:他是认识问题,不是技术问题。不是那么雅,而且闹腾。

  张增来:燥。

  徐春龙:你看蓝瑛画山水其实画得很好,但这青绿就跟浆糊一锅似的。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明 蓝瑛 《澄观图》册,纸本,设色,8开,纵42.5cm,横23.2cm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白光

  二、集大成者,方方面面都讲究

  滕黎:在青绿山水与文人画之间,有没有两者兼得的人?

  马杰:首推吴湖帆!何海霞应该也算,但是青绿水平有多高那不好说。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近代 何海霞《山水》镜心 1980年作

  张增来:张大千为什么佩服吴湖帆?唐宋元明清,他什么都能画。而且他有家学渊源,祖辈父辈都在研究。包括他的夫人曾祖潘世恩是道光的宰相。所以积累到一定程度了才能爆发。

  滕黎:现在很多人把艺术当作挣钱的一种手段,而不是像以前那种玩的心态,反而容易有所成就。

  张增来:今天好些人拿起笔画个五年、十年就自称艺术家了。内在的积累可能是要一代人甚至于几代人才能成就的。包括董寿平先生,祖上就是书法大家,而不是到他这一代才成“家”的呀。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近代 董寿平《黄山归来》

  马杰:艺术不是用来挣钱,但是艺术是可以挣钱的,这是两个概念。如果追求艺术为了挣钱,这艺术好不了。但是好的艺术是可以挣钱的。

  徐春龙:很多画家现在势利,不肯沉下心来去作画,这种功利心使中国的绘画也产生了极大的浮躁。回过头看启功先生的画,安静的很。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近代 启功绘画作品

  马杰:对,有人说他的画比字还安静。

  徐春龙:一张画的好与坏,还要看落款,有没有题诗的能力,别就弄个大白话就装上。还有看印章。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赵之谦《二金蝶堂印章》

  张增来:对,你看有些作品几百年它都那么鲜亮,为什么?材料好,不是好泥不可能打出来几百年不变色,还那么鲜艳。

  徐春龙:打的时候,这哥们估计在想,这一次得多少钱。

  异口同声:哈哈哈……

  马杰:严格意义来讲,这印泥不用摸,一眼看就是鼓的。

  张增来:这里边有红宝石粉、珍珠粉、朱砂,有很多好的材料,所以打出来也是有厚度的。

  滕黎:贵就贵在这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印章集

  张增来:没有好材料,光用点艾草弄点油就打,那不行。过去人家讲“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没这材料您画出来肯定不是那效果。当然有了材料,手艺不够,也画不到那效果,这是另一回事。

  徐春龙:所以有的时候一个画家的素质高低和这些都离不开。

  张增来:很多老先生,他们用印非常讲究。只有在方方面面都讲究的时候,这张画才是一个完整的作品。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清 蒲华印章

  马杰:这个说明什么呢?一开始还是说那个心态,你追求的是什么?您追求的钱,反正这上面有就完了。如果你追求的是艺术表达的完美,最后才会出现完美的效果。有时候什么题材的画,用什么颜色印泥都有关系。

  张增来:这是统一体,所以印章盖好了,就能给这画增色、增光;印章没盖好,这张画可能都没法要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白光

  三、回归纯粹的艺术,道法自然

  徐春龙:我在想随着反腐这样彻底,这让画家那种虚钱不好挣了,就得踏踏实实画画了。艺术品市场回归正途,藏家没有虚钱了,这样藏家认真了,也就让画家拿真本事说话了

  马杰:原先那些所谓的藏家不是为了书画,而是要藏钱做买卖的。

  张增来:这个画是要卖给真懂艺术的人,而不是拿着画跟贪官做交易。以后回归到正途,懂画的人有文化修养又喜欢画,他来收藏就不一样了。

  马杰:正因为大家为了钱,所以就有一大波人为了钱而画画。

  徐春龙:当艺术品市场笼罩着清正之气了,画家也就退了好多。

  张增来:那些不是真喜爱艺术,他是在用艺术品作为一种交换手段,其实跟艺术没多大关系。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北宋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绢本,设色,纵51.5cm,横1191.5cm

  滕黎:虽然关于王希孟的史料很少,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作品能够了解他这个人的品性,以及艺术追求。

  马杰:还有盛世的那种心态,显示在画面上。

  张增来:那种繁华,热烈,皇家的气派都要表现出来,所以他跟八大山人表现出来的颓废不是一回事。

  徐春龙:纵观他的画,能感觉到第一他年少气盛,生活没什么波折;第二他对大好江山的热情。还有宋徽宗当年的赏识,自己在仕途上的得意,这些都促成了他在这幅画中投入了极大的热情,自信和能力。

  马杰:就是心无旁骛,所有东西都不计较。

  张增来:他也不会拿去卖钱。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北宋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 局部

  马杰:王希孟的色彩沉静绚烂,他的年轻气盛以及对祖国河山的热情,表现出来却是那种沉静的特征。

  徐春龙:他没有现在的这种张扬个性,也没有政治色彩。

  滕黎: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更纯粹更内敛?

  徐春龙:对,纯粹。

  马杰:应该是把自己融入到画当中,画就是他。现在有些所谓的张扬个性,往往是为了用自己的那种方式来表达。甚至为了突出自己的特点,把主题的内容抹去,反而容易千人一面。

  滕黎:有种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意味在里面。

  异口同声:是这样。

  马杰:如果表现的是自己的一种认识,就把自己融入进去。现在的人不是表现自己的认识,而是表现自己的形式。所以说所谓的张扬个性,这不是艺术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是一种私立的。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展》展览现场

  滕黎:我觉得这个展览的契机,可能因为现在正处于盛世的环境。同时也需要我们更纯粹的去追求艺术理念吧。最后,各位老师再总结一下吧。

  马杰:我还是那句话,该死的青绿山水,因为又爱它又恨它。

  徐春龙:让更多的画家去喜欢青绿山水,表现这种沉静的艺术。

  张增来:增加修养与内涵,安安静静的把画画好,这是根本。

  滕黎:好,那我们这期栏目就到此结束,然后我们就以茶代酒敬碰一下。

  异口同声:辛苦辛苦……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展》

  声明: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欢迎咨询、合作。

  电话:010-52598588转8745

  邮箱:art@bj.china.com

  Q Q:540992737

  嘉宾介绍: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徐春龙(书法家,擅长书画鉴定,受教于张伯驹先生)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张增来(画家,师从孙菊生、董寿平等众多老一辈艺术家)

  王希孟,青绿之痛!(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2期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