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2017-09-20  来自:云画家 点击:1015 次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导语:2017年9月15日,故宫的午门,多了一群在骄阳下翘首以盼的游客,这是《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展》开展的第一天。一位千年之前的天才少年王希孟,是否料想到他的作品成为了青绿山水至今仍无法跨越的高峰,而他的拥趸者已经排到了21世纪。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马杰(左一)、滕黎(左二)、徐春龙(右一)、张增来(右二) 摄影/白光

  主持人: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嘉宾(按年龄排序):

  徐春龙(书法家,擅长书画鉴定,受教于张伯驹先生)

  张增来(画家,师从孙菊生、董寿平等众多老一辈艺术家)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一、谈观展感受,不容忽视的青绿大家

  滕黎:今天是我们《白胡椒艺术评论》的第二期,欢迎各位老师做客广凌阁书画院。

  王希孟,最近成为关注的焦点,他18岁英年早逝,但是他的作品穿越千年而来,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故宫开展的第一天,徐老师和张老师都亲眼目睹这幅作品的神采,谈一谈感受吧!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北宋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绢本,设色,纵51.5cm,横1191.5cm

  徐春龙:我对宋代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神往已久,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王希孟在青绿山水画中的成就非常高,这幅作品是他献给宋徽宗的,将近12米的长卷,应该说是宏篇大制,影响非常大。

  《千里江山图》是利用中国画的散点透视,所以我们既可以看成一整幅画,也可以分割成很多段局部。过去在案子上作画,长度也是有限的。我就在想,王希孟肯定费了很长时间构图打稿。从王希孟的画,我们看到的是大好山河,里边各种人物的动态,亭台楼榭,人马车船描绘得非常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元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

  当然他也受到了时代的局限,所以现在看他的作品,在笔墨情趣上似乎少一些。从元以后山水画强调笔墨趣味,像元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写的情怀就很多了。还有元代吴镇,他把国破家亡的情绪注入到山水画之中。现在用我们的视角和时代的审美去看待这幅作品的时候,也可以思考一个问题,青绿山水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元 吴镇《芦花寒雁图》轴,绢本,墨笔,纵83.3cm,横27.8cm

  张增来:要说感受徐老师今天也是够累的了,排了几个小时的队。而我的感受是咱们全民的文化素质提高了!这么多人看展,只要对艺术能够有所认识,就是时代的进步!

  我们跟古人沟通的是心境,从作品中我感受到了安静。现在很多人能不能够静到这种程度?唯有静下来才能产生幽静的作品,这是很难的。现在浮躁的东西太多,所以表现在画上也是燥。

  王希孟这张画的线条虽然细,但是非常的用功,每一条线从实到虚都拉到了家。他的用笔用色,染得非常的滋润。对比看清代的那张临摹画就感觉很生硬。我们常说“十分学七要抛三”,学古人也不是全学过来,而是要学其优点及长处,然后把那些不足再做修正,这就容易进步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宋代王希孟作品(图左)与清代临摹画(图右)对比

  马杰:我早些年看过王希孟的作品,但是每次展出都是一段一段的。我们讲的青绿山水主要分为大青绿、小青绿、浅降,浅降和小青绿的着色方法基本上都很简单。只有大青绿是特别的,从历史上看,大青绿这种大师级的艺术家代表,一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

  无疑王希孟是最年轻,也是水平是最高的一位。他的水平高在生动、活,而且都是细笔。哪怕是外行的老百姓,随便截取一段挂在墙上大家都喜欢。他的作品既艳丽又沉稳,艳而不俗。装饰性非常强,但又不像明代仇英那么匠。他表达的方式更接近于我们后来所说的文人画审美。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明 仇英 《临溪水阁图》页,绢本,设色,纵41.1cm,横33.8cm

  宋以前真正的画家对艺术的认识,跟现在不一样。这时候我们以什么样的心态和视角去看待这幅作品?以今天的审美标准,我们拿它当做一整幅作品。其实它不是挂在墙上欣赏的,作为手卷在观看的时候总是在挪,每挪一段都是一幅完整的作品。

  张增来:欣赏的角度发生变化了。

  马杰:所以我们今天在展柜里看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它有点散,其实是位置、角度、方式都不同了。

  我很想感叹“该死的青绿山水”,指的是大青绿,这是一种又爱又恨的态度!不是说青绿山水该死,而是绝大部分画家不知道青绿山水该怎么走。其实历代画家都不怎么敢碰大青绿,是因为反复的上颜色之后,那东西就死板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宋代王希孟作品(图上)与清代临摹画(图下)对比

  徐春龙:你看那时候不强调笔墨,但是清代强调了,所以他临摹王希孟的作品就加重了笔道,咱看出这个就死。

  马杰:所以我们忽略了宋以前这些职业画家对中国文化的体现,我们现在太强调所谓的文人笔墨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白光

  二、如何欣赏青绿山水,看营造的意境

  滕黎:如果青绿山水不强调笔墨,那欣赏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忽略它了呢?

  张增来:它的笔墨一定不能忽略。王希孟的笔墨是从深到浅,一笔下来很安静地画下来的,他的笔墨没有毛病。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宋代王希孟作品(图左)与清代临摹画(图右)对比

  马杰:张老师说的是大笔墨,而您说的忽略笔墨是指从文人画的角度。就像清代那幅作品,太强调了之后反而不对,两种方式都没错。

  徐春龙:比如说清代的王原祁,他用勾线画了好多青水山水。而王希孟描绘山峰的轮廓,就没有强调笔墨。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清 王原祁 《卢鸿草堂十志图》册,纸本(10开),墨笔或设色,每开尺寸不等,约纵29cm,横29.5cm

  马杰:中国画最终看什么?文人画靠自由挥洒的笔墨去体现精神,像宋以前这些纯画家就看最后营造的意境。

  徐春龙:院体派就很精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传)北宋徽宗赵佶绘 《芙蓉锦鸡图》轴,绢本,设色。纵81.5cm,横53.6cm

  张增来:要说营造意境,宋徽宗画蝴蝶,就像飞起来一样。他把这个境造出来之后,让你来感受这种境是什么样的,而不是简单的用笔墨来表现。用现代人的审美意识,去来衡量千年以前的作品,是没法体会的。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芙蓉锦鸡图》局部

  马杰:在文人画出现以后,就开始分匠人了。那时候的匠人就是宫廷里的职业画家,他们用笔用墨的方式与文人画不同。文人画更强调自我,表达心灵顺手拈来,更灵动自由一些。而作为职业画家要求对物象描绘更准确。

  张增来:民间要野逸的,放纵的。皇家要求严谨规范、富丽堂皇,不然就显不出皇家的气魄来了,是吧?所以追求的不一样。

  其实画大青绿很难,首先就是染,很多人染完了之后就变得很匠,他画不出来那种滋润的、通透的、安静的感觉,而变成一种躁动。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明 仇英 《桃村草堂图》轴,绢本,设色,纵150cm,横53cm

  马杰:实际上优秀的青绿作品,无论是雅与俗,宫廷或者民间都会欣赏。一般人能画到明代仇英那份上,恐怕穷极一生。更别说王希孟了,那是绝对的超级天才。

  张增来:确实是天才,王希孟非常的灵活,有些地方是画一道完成的,有些是很多道。包括我们的街坊李方白都画浅降了,为什么?画厚的容易脏,要想画出既通透又安静,这是很难的。除了跟技法,还与心境有关。另外王希孟直接跟宋徽宗来学习,这不一样是吧?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李方白 郭河阳 临《西山行旅图》 镜心

  马杰:作为一个艺术家,一辈子有这么一张画传世,足矣。在青绿山水方面,有人批评明代仇英、蓝瑛。但是历朝历代看了王希孟的这幅画,没有人不翘大拇指的。所以说这个大青绿不好碰,有些人一看这还不如纯水墨卖得好也不弄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明 仇英《兰亭图》扇面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明 蓝瑛 《青山红树图》扇页,金笺,设色,纵17.3cm,横49.5cm

  滕黎:刚才说青绿山水的难点在于染,还有哪些方面是比较难的?

  马杰:还有在认识上,不能拿文人画讲究笔墨这种方式去套。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清 吴石仙《溪山烟雨》镜片 1907年作

  张增来:还有就是用水的问题,像清代吴石仙,近代吴湖帆、张大千都是用水的水平高。所以他们的作品生动、活泼而且不躁动。如果单纯的用颜色,光会用墨不会用水,永远达不到那个水平。

  有些人不会用水,画出来就显得死、显得干,无论染了多少遍都不够生动,问题就在于用水用得不好。返过来再谈王希孟,正因为他会用水,所以颜色才能生动起来。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近代 吴湖帆金粉山水巨作《万松金阙》

  

  徐春龙:这实际上是一个时代的缺憾,没有人愿意费力不讨好。因为染需要非常大的功力,才能染得干净,这是一个漫长的功力累积。过去人是安安静静地画一张画,现在画画的背后有很多的金钱诱惑,所以使画家安静不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近代 张大千《青山高隐图》 作于1976年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白光

  三、上等的颜料出好画,没钱别画青绿山水

  滕黎:其实这是一个艺术家追求的问题了,然后才是技法方面的。

  马杰:颜色大家都会上,但是得用到恰到好处。不仅功力需要常年的积累,而且一定要用纯的矿物质颜料。

  张增来:对,上等的颜料才能画出来。

  徐春龙:这都是不计成本的。

  滕黎:没钱还真是画不了这个。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近代 张大千《泼彩山水图》 作于1978年

  徐春龙:所以有些经济条件困难的画家,可不是就得仗着笔墨嘛。像张大千画那大泼墨泼彩山水,纸和颜料都得上日本定做。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隋 展子虔《游春图》卷,绢本,设色,纵43cm,横80.5cm

  滕黎:那是不是历代画青绿山水的人都不会太穷,包括隋代的展子虔被隋文帝召任为朝散大夫,然后唐代的李思训、李昭道也是将军。

  徐春龙:对,大小李将军肯定是有钱的。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唐 李思训《江帆楼阁图》,立轴绢本,青绿设色,101.9×54.7厘米,现存宋人摹本,藏于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唐 (传)李昭道。绢本,青绿设色。纵55.9厘米,横81厘米。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马杰:即使是画院的画家都不穷。

  徐春龙:像元代吴镇就没有画大青绿山水。

  滕黎:吴镇就穷嘛。

  徐春龙:穷啊,能有纸钱画的这样就行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元 吴镇《渔父图卷》纸本设色,手卷,24.8×43.2cm,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张增来:这个颜料很贵,现在好的颜料都得几十万一两。如果画一张再给画费了,这确实有成本问题。

  徐春龙:赵孟頫画那红衣喇嘛,那是朱砂嘛,你说谁使得起?像近代李可染这还是淘换了多少?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元 赵孟頫《红衣罗汉图卷》纸本设色,26×52cm,辽宁省博物馆藏

  张增来:半斤。李可染那是从故宫买的啊,到别处哪能买的着上好的朱砂?

  马杰:现在那点朱砂也快值那画钱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白光

  四、青绿山水的艺术延伸,梦幻的泼墨泼彩

  滕黎:刚才徐老师提到张大千的泼彩,那也是青绿山水的艺术延伸吧。

  徐春龙:一般画家看着张大千那泼彩,都技养难挠,有很多人学但是没一个达到那种意境。张大千极富天赋,他的泼彩作品让人产生幻觉,当然也可能是由于他眼神不济。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近代 张大千《爱痕湖》 作于1968年

  张增来:这也跟材料有关系,清以前很多画家,用的是绢或者卡纸,相对好染一些。现在用宣纸来表现区别就很大了,所以技法上不变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吴湖帆、张大千他们就用水巧妙地处理了。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近代 吴湖帆《山水》(四幅)

  马杰:画到一定程度都不是技术问题了,主要还是认识问题。

  张增来:还要有横向的认识。

  滕黎:那你们如何看待近代刘海粟、宋文治那种泼墨泼彩呢?

  张增来:宋文治用的是那个卡纸,相对简单。

  马杰:宋文治那是拓,不是设想好了构图往上一泼,而是有制作的成分。他把颜色倒在一块玻璃上,然后用纸一蘸,在上面补笔。刘海粟呢,是用油画那法子来创作中国画。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近代 宋文治《春江帆影》

  徐春龙:对,刘海粟是往上堆彩。
马杰:还是油画的意思,本身他也不是学中国画出来的。

  徐春龙:其实刘海粟很年轻就创办了学校,所以是个名人,你说他油画的水平能有多高?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近代 刘海粟《黄山》 1983年作

  

  张增来:著名的教育家。

  马杰:这认可。他可能算是名人书画,那和张大千是没法比。

  张增来:现在很多人学的是制作,不是泼彩,所以咱们现在只谈非制作的问题

  异口同声:哈哈哈

  嘉宾介绍: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徐春龙(书法家,擅长书画鉴定,受教于张伯驹先生)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张增来(画家,师从孙菊生、董寿平等众多老一辈艺术家)

王希孟,青绿之痛!(上)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