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次少一次的故宫北宋《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

2017-04-17  来自:云画家 点击:1044 次

看一次少一次的故宫北宋《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

看一次少一次的故宫北宋《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

看一次少一次的故宫北宋《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

  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中,《千里江山图》很低调。

  有多低调?公开展示的次数一个手数得完。

  上个世纪《千里江山图》公开展出过两次,一次是50年代,一次是80年代。

  八十年代末,正值60卷《中国美术全集》筹备出版,《千里江山图》也在其收入作品之列,那次开卷是为了拍摄。

  从此,该卷近三十年未与世人见面,直到2009年,有过一次短暂露面,也非全卷展示。

  2013年,“故宫藏历代书画展”第六期在武英殿书画馆开幕,这才首次全卷展示《千里江山图》。

  今年,故宫刚刚公布的展览计划里,《千里江山图》意外在列。按照计划,展览时间定于八月之后,展名暂定“千里江山图与青绿山水书画特展”,在午门展出。

看一次少一次的故宫北宋《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

  北宋有过两幅鸿篇炬迹,一幅是《清明上河图》,一幅就是《千里江山图》。

  有人说,这两幅画,一个现实,一个理想。

  一幅是中国古代社会全盛时期的真实写照,一幅是中国文人理想世界的缩影。

  可大名鼎鼎的《清明上河图》,长度并不及《千里江山图》的一半。

  先翻转手机,细细欣赏近十二米的这幅迷人青绿山水图。

  几十年来,《千里江山图》一直深藏宫中。即便是故宫内部研究人员也很少能一睹画卷真容。

  因为画卷上的石青石绿是矿物原料,颜色很厚,年代久远太过脆弱,一旦展开,画卷颜色容易剥落。

  所以,《千里江山图》的每一次展开,都需审慎决定、执行。

  今年将以何种形态展示,还未得知。

  十八少年青绿色的梦

  陈丹青在讲到《千里江山图》时,有句话印象深刻。

  “我们在想象中国古典画家的时候,都是白胡子老人。……在《千里江山图》中,我分明看见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岁。长几岁、小几岁,不会有《千里江山图》。”

  很难想象,如此炬迹,出自一位十八岁少年之手,他的名字叫王希孟。

  画卷本身无款印,从卷后隔水黄绫上蔡京的题跋才得知作者名为“希孟”,不出半年画成了此画,进献给徽宗。

看一次少一次的故宫北宋《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

  北宋蔡京題跋

  政和三年閏四月八日賜。希孟年十八歲,昔在畫學為生徒,召入禁中文書庫,數以畫獻,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誨諭之,親授其法,不逾半歲,乃以此圖進。上嘉之,因以賜臣京,謂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关于这位少年,资料实在寥寥。进献这幅画后,王希孟没多久就死了。

  当年,宋徽宗为了培养绘画人才,创办了一所专门培养画学生的学校——“画学”,相当于官办美术学校,王希孟就曾是这儿的学生。

  那些从画学里出来的尖子生可以顺利进入翰林图画院,王希孟毕业后则被分配到了文书库去抄账、编目。

  年少气盛的他自然心有不甘,频频作画进献,希望引起徽宗注意。或许是被希孟的执着勤奋打动,徽宗便对其亲自教授。

  在政和三年(公元1113年)闰四月之前,王希孟花了不到半年的时间绘就了这幅《千里江山图》,少年的气盛、欲望,全数化作十二米青绿山水。

  徽宗收到此画惊喜极了,赐给了很是器重的大臣,也是他艺术上的知音——蔡京。于是才有了上头那段题跋,让世人还能从短短几句中了解王希孟的一二。

  《千里江山图》就此成为这位天才少年唯一传世的作品。

看一次少一次的故宫北宋《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

  乾隆御題

  千里江山望無垠,元氣淋漓運以神。北宋院誠鮮二本,三唐法總弗多皴。可驚當世王和趙,已評一堂君若臣。曷不自思作人者,尔時調鼎作何人。丙午新正月御题

看一次少一次的故宫北宋《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

  元代溥光跋

  予自志學之歲,獲睹此卷,迄今已近百過。其功夫巧密處,心目尚有不能周遍者,所謂一回拈出一回新也。又其設色鮮明,布置宏遠,使王晉卿、趙千里見之,亦當短氣。在古今丹青小景中,自可獨步千載,殆眾星之孤月耳。具眼知音之士,必以予言為不妄雲。

  世间再无如此青绿

  “青绿”,是中国绘画的一种传统着色方法。一般用石青、石绿等矿物质为主要颜料,敷色亮丽,极具装饰性。

  早在隋唐时期,展子虔、李思训、李昭道等都很擅长青绿山水画。《千里江山图》是典型的青绿山水作品,也是宋代青绿山水中毫无疑问的TOP。

  虽咫尺,仿佛天下山水尽收眼底。

  若是在展厅边走边看,你会发现,在任何一段局部停下脚步,都足以成为一张画。

  画家充分利用了传统中国画中的“三远”——高远、平远、深远等多种构图方式,令画中山峦江河的景致跌宕起伏,富有强烈的韵律感。

看一次少一次的故宫北宋《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

  千里江山图(局部)

  画里的每一座山、谷、丘、水都有着不同的模样。

  画卷一开头耸入云间的山峰

  形态各异的山石树木,随便截取一帧都好看

  除了连绵山峦和浩渺江河湖水,王希孟在山岭、坡岸、水际中布置、点缀亭台楼阁、茅居村舍,水磨长桥及捕鱼、驶船、行旅、飞鸟等。

  景物虽然繁多,却丝毫没有乱了阵脚,疏密中有变化,气势更是联贯。

  建筑历史学家、文物鉴定专家傅熹年先生曾专门撰文研究《千里江山图》中的北宋建筑。

  作为宋画中表现住宅和村落全景最多的一幅,《千里江山图》对了解宋代建筑与住宅全景、布局都有一定参考价值。

  遗憾的是,目前画史中,不见王希孟的名字。

  这幅《千里江山图》,从蔡京手里又归南宋内府,卷前有宋理宗“缉熙殿宝”印;到了元代,被一位名叫李溥光的和尚收藏;清初,又为梁清标所得;随后进入乾隆内府,并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

  清亡后被溥仪盗出皇宫,解放后人民政府终收回画作,将其藏于故宫博物院。

  参考资料

  杨新《关于千里江山图》

  书格千里江山图

  黄金生《千里江山图:徽宗师徒的‘梦里江山’》

  余辉《丹青不负少年头——北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赏析》

  傅熹年《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中的北宋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