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一家博物馆 除了情怀还需要什么?

2017-04-13  来自:云画家 点击:770 次

办一家博物馆 除了情怀还需要什么?

  丝绸文化博物馆

  翻开非国有博物馆南京江南丝绸文化博物馆在省文物局备案的藏品清册,第一页就是理事长徐凤梅手写的承诺书,核心内容颇为“高风亮节”:现有350件(套)藏品和今后新征集的藏品,包括徐凤梅和她的朋友们的私藏一律归博物馆所有;博物馆存续期间不抽逃开办资金、不取得回报、不分配盈利……

  非国有的企业、社会团体和个人设立的博物馆都是非国有博物馆。统计显示,我省目前在省级文物部门登记备案的非国有博物馆共有60家,超过全省已备案博物馆总数的1/5,成为展示地域文明、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一支新生力量。

  收藏须“化私为公”,你还愿办博物馆吗

  南京江南丝绸文化博物馆刚刚注册,尚未正式开馆。博物馆位于南京国家领军人才创业园,西靠明城墙、北接秦淮河,前身是清光绪年间设立的江南铸造银元制钱总局。博物馆展厅1200平方米,展陈相当专业,既有养蚕、制丝、印染、织造的相关展品,也有西汉马王堆素纱襌衣、东汉“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护臂、北宋仁宗曹皇后袆衣的复制品,还有该馆创办方研发的用于治疗烧伤的丝蛋白人工皮肤。在这里,观众可以形象地看到一件真丝连衣裙=3000个蚕茧=3000只蚕+15棵桑树,还可以尝到桑叶茶、桑椹曲奇。

  博物馆隶属于苏豪集团下的苏豪丝绸文化有限公司,理事长徐凤梅是公司总经理。她说:“我们没有太多的文物,但是我们可以从美学角度阐述丝绸文化,捐赠藏品的有五六位朋友,基本是丝绸行业的专家、学者、从业者,我自己也拿出了50多件藏品。取之于丝绸,用之于丝绸,所以当时要求对藏品做公证、写承诺书的时候,我没有犹豫。”

  然而并不是每个想办博物馆的人都会这么痛快。省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车宁告诉记者:“举办非国有博物馆除了有成系列有价值的收藏,还要有真正的共享情怀。每年都有不少人向我们打听怎样申办博物馆,但是,当听说要对藏品进行公证,藏家要放弃对藏品的所有权、处置权时,绝大多数人会说‘我要认真考虑考虑’。我们完全能理解藏家的心情,这不但是钱的问题。藏品还凝聚着藏家的情感,倾注了大量心血,要化私为公非常不易。”

  那么,为什么办博物馆就需要藏家作出这么艰难的选择呢?车处长解释说,这是由博物馆的特殊性决定的。根据国际博物馆协会的定义,博物馆必须是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的常设机构,建立博物馆是为了让有代表性的人类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得到永久保存。这就要求一所博物馆必须面向公众,而不能是只为某个圈子或特定群体服务,必须是公益性的而不能以营利为目的,不能随意处置藏品,更不能将之作为商品进行买卖。事实上,在一些地区发生过有些动机不纯的藏家以博物馆的名义进行产业化经营的事例,这就违背了博物馆的宗旨。

  2015年《博物馆条例》颁布以后,我省进一步规范了非国有博物馆的登记备案,举办非国有博物馆除了要求有300件(套)以上的藏品、展厅面积不低于400平方米之外,同时还要求举办者把藏品作为博物馆固定资产并进行公证,并手写一份承诺书。正是这一条,让申办者明白了“博物馆”的意义和性质,让一些并非真正做公益的藏家打了退堂鼓。

  据不完全统计,我省自行开办未在文物部门登记的所谓“博物馆”有160多家,达不到硬件要求或做不到化私为公是最主要原因。一位因此望而却步的收藏家告诉记者,文物艺术品价格比较高,一件玉器几十万元、上百万元都很正常,自己几乎所有身家都搭在了上面,如果不通过交易以藏养藏,那么就很难再购买更好的东西,收藏也要就此止步。他感慨地说:“办个博物馆既要有情怀,还要有实力,这事真的很不简单。”

  那么我省正规非国有博物馆版图是什么模样?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文博系黄洋老师带着团队做了一个调查。他发现,在省文物行政部门正式备案的非国有博物馆在江苏的分布并不均衡,其中常州最多,共有17家,苏州有11家,省会南京有8家,扬州、连云港和淮安等市还是空白,其他设区市则分别有一到两座。这些博物馆多数属于专题性博物馆,文物和收藏类的,比如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徐州圣旨博物馆等;有些是非遗类的,如南京云锦博物馆、常州孟和医派博物馆、苏州苏扇博物馆;有些是依托企业和社团成立的,如南京奥林匹克博物馆、溧阳天目湖酒文化博物馆;还有的则是个人倾全家之力举办的,如太仓顺宝斋钟表博物馆、常州戈小兴中外烟标烟具博物馆等。它们对国有博物馆体系是很好的补充,已成为当地公共文化服务的生力军,平均一年接待观众近3万人。它们最大的困扰是场地,房租随房价一起上涨很快,且租期到了之后要面临续租或搬迁的问题。总体来说,这些登记备案的非国有博物馆大多数很有活力,并且八仙过海,各有生存之道。

  两位老人与他们的毕生收藏

  常州双塔步行街92号,戈小兴中外烟标烟具博物馆是商业街上一幢四层小楼,也是AA级景区。记者走进展馆时,64岁的戈小兴刚从二楼展厅的沙发上午休起来——他原本住在四层,但因为南京博物院出钱出专家帮他重新布展,展厅要一层层腾空布置,大量展品堆到房间,他已经连一张睡床都没有了。

  这座博物馆成立于1987年,是中国最早的私人博物馆之一。馆内存放着戈小兴50年来的烟标烟具收藏:最早输入中国的洋卷烟——“品海”烟的烟标、日本早期手工制作的铁制四方飞龙大烟缸、大明宣德年制的香炉型铁制烟缸、韩国板门店观赏纪念十二生肖铜制烟灰缸……共计烟标30多万种,烟具1万余种,是他毕生心血。为了买上海一位80岁藏家的100多只鼻烟壶,戈小兴在3年里往上海跑了48趟,他这几十年没进过银行,不知道怎么存取款,把所有的钱都用在收藏上,哪怕自己做木工制作展柜,也从来没卖过一只烟标。

  现在这座博物馆是举全家之力办起来的。2006年戈小兴卖了一处老宅,又和儿子一起贷款120万,才以200万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幢商住楼。一楼到三楼当作博物馆展厅,四楼作会客室和卧室,房产证上写的是儿子的名字。如果出租的话,一年房租收入超过15万元,但是用来办博物馆,并且免费开放,不但没收入,所有的水电、折旧都是自家承担。平时只有戈小兴和老伴两个人打理博物馆的事情,最让老两口烦恼的是,如果来的人多了,两个人管理三层楼根本就照应不过来。

  当记者打通太仓顺宝斋钟表博物馆馆长、70多岁的陆金生的电话时,他正在医院里陪着生病的老伴。陆金生的博物馆共有清朝、民国的古董钟表和英、法、德、美、日等国的各式钟表400余只。2010年开馆以来已经接待了近30万观众,是当地的青少年教育基地,受过民政部的表彰。自打老伴去年生病,陆金生就经常陪她跑医院,没办法安心当馆主,博物馆也从最市中心的南门街搬到了新区儿子厂房的二楼。

  陆金生退休前是名公务员,从事钟表收藏40多年。他跑过世界各地的很多地方,藏品来自16个国家,花在买钟表上的钱就达到520多万元。在他看来,钟表记录了时间,也记录了历史,而他则慷慨地把自己的藏品对公众免费开放,办馆7年来每年都要花10多万元维持运营。他最遗憾的是,前两年全家准备拿出1000万元新盖一个博物馆,但是因为没有用地指标而作罢,而最让他欣慰的是儿子也搞了一个西洋古董艺术馆,算是子承父业。

  陆金生的儿子陆文军告诉记者:“去年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前夕,全省的非国有博物馆馆长在淮安开会,我爸爸是所有馆长里年龄最大的。这些年家里再困难他也没有卖过一件藏品。”如今父亲的博物馆搬到了自己的厂房里,1800平方米的地方更宽敞了,虽然每年要损失20多万元租金,“只要老爸开心,我就帮他做。”

  在采访中,有两个细节颇为耐人寻味,戈小兴告诉记者,儿子似乎对张罗这个博物馆兴趣不大,他正在培养10来岁的孙子,让他每周到馆里来学习和讲解。而陆文军则表示自己还没想好是否要接手父亲的博物馆,这个做工业地产生意的人说:“即使要接,也是另一种运营方法。”

  黄洋老师告诉记者,戈小兴和陆金生是他见过的最纯粹的收藏家,他们把藏品免费对公众开放,没有一点功利心,然而博物馆不像企业,只有投入却没有什么回报,正因为难度很大,所以非国有博物馆的馆长更需要运营能力,更需要坚守。无论博物馆运营得如何,两位老人的情怀都值得大家点赞。

  从藏家到馆长,“掌门人”八仙过海

  “十三五”期间,我省将会大力扶持非国有博物馆的发展,目前已有12家非国有博物馆得到了国有博物馆的结对帮扶,例如南京博物院帮助戈小兴中外烟标烟具博物馆,徐州博物馆帮助徐州圣旨博物馆,南京的渡江战役胜利博物馆帮助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按计划“十三五”期间这种结对帮扶将覆盖全部的非国有博物馆。

  南京、苏州、常州武进等地区也出台政策,用政府采购公共文化服务等方式对免费开放效果好的非国有博物馆进行补贴和奖励,并资助研究课题和出版等项目。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馆长吴先斌告诉记者,该馆拿到了2016年度的免费开放补贴29万元,他把这笔钱派了三个用场,一是撒出去两个摄制组奔赴全国做老兵的口述历史,今年3月,摄制组已在山西和安徽等地共采访了32位老兵,这些年事已高的老兵每个月都在“凋零”,记录他们的影像资料是在与时间赛跑,刻不容缓。二是用于博物馆的公众活动,比如邀请各路名家到馆举办讲座,在抗战胜利纪念日和建军节等各个节点举办纪念活动;三是筹备8月份到日本举办南京大屠杀图片展,把真实的历史告诉更多的日本观众。

  据他介绍,博物馆每年用于人工、水电、藏品征集等方面的资金达到300万元:“政府有补贴当然很好,用这笔钱可以办很多事,但是作为非国有博物馆,运营还是要靠馆长自身,只要你能为社会提供优质服务,社会资源自动会向你靠拢,如果全都指望政府来养活,那不又回到大锅饭体制了嘛。”

  实际上,各个非国有博物馆在求生存的道路上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无锡民间蓝印花布博物馆开了10年,博物馆最核心的藏品是1500多件传统夹缬织物,这是一种刻有花纹的木板夹住织物进行染色的工艺。博物馆原本由无锡市档案局提供场地,现在馆长陆瑞兴与华锐教育集团签订协议,进驻该集团旗下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小学,选拔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当馆长和解说员,并且从当地百年老字号陆义茂染坊的后人手里买下了商标,办了一个传统工艺染坊,带着孩子们一起做运营,这种非遗进校园的保护和运营模式得到了国家文物局的关注,专门派人来调研。陆瑞兴说:“以前景区和创业园曾邀请我进驻,可以和旅游结合,这当然也是非国有博物馆的一种生存之道,但是我觉得能进驻学校,走到孩子们的生活中,更加有价值。”

  而南京江南丝绸博物馆副馆长朱丽丽对开馆后的运营也有很多想法:引进志愿者开展社会活动,为学校的孩子们送蚕宝宝和桑叶,带他们去蚕桑基地参加夏令营,让他们在丝绸上作画作为母亲节的礼物,开办扎染课亲子课,办旗袍秀和微电影大赛等,这样的活动可以带动集团产品销售,以养活博物馆。她说:“博物馆不光是一个看展览的地方,只能被动地开门等着观众来,它更是一个与社会互动的平台,和社会产生的链接越多,博物馆的功效就发挥得越大,生存得越好。”

  收藏办馆有禁区, 出国办展有程序

  文物是一种特殊的资源,目前在收藏和办馆方面仍然有不可逾越的法律红线,比如说买卖地下出土的文物有违法之嫌,办博物馆之前必须要证明文物来源的合法性。

  无锡同乐拾珍艺术馆的主要藏品是青铜器和古玉,然而这并不是一家在文物部门正式备案的博物馆,馆长吕俊波至今都很遗憾几年前与国有博物馆的合作告吹。当时双方已经达成了协议,合作创办一家非国有博物馆,然而却因为藏品来源问题而未获批准。

  原来,按现行法规,民间文物交易只有两个渠道,一是有依法许可的文物商店,还有一个就是有合法资质的文物拍卖,而古玩市场和藏家之间的私人交易因为容易涉及盗墓或销赃等违法犯罪活动,一直不被政府部门所认可。然而民间收藏近年来越来越热,潘家园等古玩市场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据估算其市场规模已达8000亿元,文物的私下流通处于既不被禁止也不被承认的尴尬境地,有专家把数量巨大的此类文物称为“文物私生子”。

  如果现行政策不改变,那么这些触及红线的藏家很难登记办一个正规的博物馆。因为出现这样的情况,吕俊波转而办艺术馆,而且开了两个,一个在市中心南长街,一个在荡口古镇,他对记者说:“建馆花了几百万元,运营每年五六十万元,虽然我有自己的产业来养艺术馆,但还是希望能找出一条盈利的路子来,因为有没有人愿意掏钱是检验博物馆受不受欢迎的一块试金石。”

  他想出的办法一种是与景区合作,把游客转化成观众和顾客,带动文创产品销售,还有一种是做“粉丝经济”,跟高校合作开发艺术品品鉴类的课程,推广到大中小学里,这样有了粉丝就会有商机。“我们去年卖了100多个铜香炉的复制品,2500元一只,好歹能补贴一些成本”,吕俊波说,“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强调搞文创开发,这对于非国有博物馆也是一个机会。”

  而对于徐州圣旨博物馆馆长周庆明来说,出国办展的申请能否得到国家文物局的批准是他面临的一道坎。徐州圣旨博物馆开办17年,从圣旨收藏这个专题类起步,发展到集青铜器、玉器、瓷器、书画、官服等多门类为一体,常年在全国各地举办巡展,并设立了苏州状元博物馆、苏州木渎冷兵器展馆、江西滕王阁分馆,在全省的非国有博物馆评估中,该馆名列前茅。

  “藏品和展览是博物馆的立身之本,这两方面做得好,博物馆就能发展。在苏州,文旅集团提供场地,我们提供文物和管理,当地省去了征集文物、布置展览和招聘人员的负担,我们也有了一个发展的平台,实现了双赢”,周庆明说,“当然非国有博物馆在人才、鉴定和修复等方面仍然力量不足,这些都需要国有博物馆提供更多帮助。”

  今年春节后,英国图利博物馆馆长第三次到该馆考察时,邀请徐州圣旨博物馆到英国办展,并挑选了20余件圣旨、服饰、陶器和玉器类文物,承诺运输费和保险费由英方承担。这是第一次由非国有博物馆独立策划出国办展,由于国家对文物出境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因此国家文物局要求审核文物的来源和合法性。周庆明告诉记者:“省文物局很快组织专家对这批文物进行了鉴定和定级,其中有7件被定为三级,也就是珍贵文物,最终能否成行要看国家文物局的审核,我们很希望能为非国有博物馆开一个先河。”

  南京大学历史系贺云翱教授认为,民间收藏的水平良莠不齐,并非所有办馆的出发点都那么纯粹,因此非国有博物馆在登记时需要慎重把关,我省对新办馆提出藏品不低于300件(套)、场地不少于400平方米并要求藏品公证,可以保证博物馆的质量和公益性,这个做法在全国处于领先。非国有博物馆同样可以做保存文化遗产、提供公共服务的工作,也应该得到政府的扶持,江苏可以为全国探索出一条非国有博物馆的发展之路。

  本版撰稿:本报记者 王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