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云楼藏书:皇皇巨著 寸纸寸金

2017-04-11  来自:云画家 点击:774 次

  在古籍善本的收藏历史中,“过云楼”注定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藏书人的眼里,不管过去多少年,“过云楼”都是最熠熠生辉的那篇。

  时光倒退回4年前的6月4日。当晚,北京匡时春拍备受瞩目的“过云楼藏书”,经过八轮紧张竞拍,终于在拍卖师第三声“1.8亿人民币”的叫价中一槌定音,加上佣金共计2.162亿人民币,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因为人们知道,新的古籍世界纪录诞生了。同时,热烈的掌声亦是恭喜,恭喜江苏凤凰传媒集团成为新主人。

  7天后,出人意料的是,北京大学图书馆要对过云楼藏书实施“优先购买权”。但就是这么戏剧性,凤凰传媒集团收藏之志亦不可夺,一场针对古籍善本的“争夺战”拉开了序幕。一时间,不管是拍场中人,还是普罗大众,都加入到这场争夺中。最后,因为南京图书馆与凤凰传媒的联手,国家文物局裁定其“出自江南,理应回归江南”才平息了纷扰。

  纷扰归纷扰,但藏书人却窃喜:如果以往的偏爱还有些“敝帚自珍”的意味,那么如今的争夺,却真真证明了古籍的“凤毛麟角”。要知道在此之前它们从来没有被如此放大于镁光灯下。更为重要的是,这场前所未有的善本争夺战,使一直以来小众高冷的古籍被更多人认同,乃至是追慕。

  因此,无论从哪一个意义出发,“过云楼”无疑都是一个大写的“善”。

  皇皇巨著 文化高标

  “过云楼”为清代江南名门望族顾氏之私家藏书楼,以藏有宋元以来佳椠名钞、珍秘善本、书画精品名闻遐迩,素有“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之称。藏书之丰若何?集宋元古椠、精写旧抄、明清佳刻、碑帖印谱等800余种,在在绝世,琳琅满目,叹为观止;尤其是大量的精抄、旧抄本,为一般藏家绝难比拟,其中大部分是出自名家,如汲古阁毛氏、池北书库王氏、小山堂赵氏、士礼居黄氏等。这些抄本或影宋、或精抄,都是抄取的罕见秘籍,有些如今已成为世间仅存之孤本。

  清末世家藏书大多已进入海内外图书馆。“过云楼”藏书的3/4也已转归南京图书馆,亮相于2012年北京匡时春拍的是过云楼藏书仅剩的1/4,是唯一还在私人手中的国宝级藏书:由海内外孤本、宋版《锦绣万花谷》全八十卷领衔的179部,近1292册历代古籍,其中五件已由文物部门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可以说蔚为大观。

过云楼藏书:皇皇巨著 寸纸寸金

  过云楼藏古籍善本一百七十九种(一百七十九种选三十)

  宋元善本寥若晨星、不可多得,收藏界历来有“寸纸寸金”的说法。这批“过云楼”藏书却有宋刻《锦绣万花谷》80卷,元刻《皇朝名臣续碑传琬琰集》这样名重天下的存世孤本,尤其是宋代百科全书——《锦绣万花谷》在藏书界一直声名显赫,它不仅是传世孤本,也应是目前海内外公私所藏部头最大的完整的宋版书。

  《锦绣万花谷》是一部类书,自成书以来就享有盛名,清代著名学者阮元有“书成锦绣万花谷,画出天龙八部图”的诗句。《锦绣万花谷》的重要价值在于它保存了大量佚传古籍中的部分内容。这部“宋代的百科全书”,将现存百科全书的年代拉到历史上限,其文献与辑佚价值之高罕有与之比肩者。即使撇开这部书在文献和史料研究中的重要性,单就文物价值而言,这样一部焕然如新的宋板孤本巨著,也是无以复量的。

  元刻《皇朝名臣续碑传琬琰集》是海内外孤本,历经明末毛氏汲古阁,清鲍氏知不足斋递藏,傅增湘《顾鹤逸藏书目》著录并定为“孤本”。这个本子被选入《中华再造善本》,该书裒辑了国内各级各类图书馆的珍贵善本,仅有两部私人藏书被收入这套书中,元刻《皇朝名臣续碑传琬琰集》是其中之一。

  此外,这批“过云楼”藏书中的精善之本比比皆是。《谈苑六卷》系明季抄本,此书《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仅存两部明抄本,未见刻本。黄丕烈、顾锡麒朱笔批校更显名贵;元皇庆二年(1313)刻本《胡思绍校周易启蒙翼传三篇外传一篇》为顾之逵“小读书堆藏”旧物,初刻初印,全国公藏书目著录仅存一部;元至正元年(1341)日新堂刻本《易学启蒙朱子成书》为初刻初印;明毛氏汲古阁刻本《易解十卷》由黄丕烈通校批注;此外明初黑口本《香溪范贤良文集》、清中期抄本《契丹国志》等均为罕见之物。

  可以说,这批藏书的文物价值和文献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古籍版本又讲收藏源流,除固有的版本价值外,在流传过程中经名家收藏、批校题跋或钤印,都对它有所增值,这批过云楼藏书名家钤印累累,前呼后应,溢价也是甚丰。

  面对如此皇皇巨著,匡时显然深晓其义,拿出了拍卖史上罕见的推广力度,不但为这套古籍专门召开了全国范围的新闻发布会,进行网络直播,还邀请许多国内古籍界权威人士到场鉴赏,之后是浩浩荡荡的全国七大城市巡展。现场播放的过云楼藏书电视宣传片,更是表现手法高超,充满人文气质。那部长达12分钟的电视片,特邀了央视纪实片高手,花了两个月时间专赴南京、苏州两地拍摄,耗资十多万元。

  原本“过云楼藏书”秘不示人,上世纪90年代虽已有3/4入藏南京图书馆,但仍是从一个密室走向另一个密室,大众不得见真颜。而这余下的1/4,被称为过云楼古籍的核心部分,在匡时的护卫下,浩浩荡荡地在七大城市巡展,其当年的轰动效应不亚于“万人空巷”。

  江苏凤凰传媒集团和北大图书馆,两家单位都有意以“过云楼藏书”提升文化形象,为此展开的争夺,也为当时的拍卖增加了话题,甚至引发了有关国有文博单位是否应该享有“优先购买权”的圈内圈外的大讨论,这无形中将原本小众的古籍善本拉入了大众的视野。

  事实证明,“过云楼藏书”引领了古籍善本的新风潮,古籍善本的价值由此得到提升,并成为文化界的关注热点。而匡时拍卖也通过这漂亮的一役,顺利跻身一线拍卖公司行列,树立了其主打文化情怀的行业品牌。

过云楼藏书:皇皇巨著 寸纸寸金

  过云楼藏书之锦绣万花谷前集四十卷24册后集四十卷16册

  正源传承 彰显价值

  古籍善本是中国精神和中国智慧的结晶,收藏古籍善本是对传统文化的守护,尤其是明晰有序的传承源流,承载着祖祖辈辈的光阴流转,最是中国文化经久不衰的要义所在。“过云楼藏书”便是如此。

  过云楼藏书传承至今极为不易,历顾氏家族六代、150年的世事沧桑,期间经历战争灾难和文革抄家,在乱世中与顾氏家族同浮沉、共起落。其波澜的命运,悲怆的故事,恰似顾氏家族“最后一代名士”的身份,高贵又凄婉,孤傲又幽怨。

  过云楼自清道光以来,其藏书已集宋元古椠、精写旧抄、明清佳刻、碑帖印谱800余种。顾氏家族示有家训:过云楼藏画可任人评阅,而家藏善本古籍不可轻易示人。故此过云楼藏书“养在深闺”,终年秘而不宣。民国时期,应好友傅增湘的再三要求,过云楼第三代主人——顾鹤逸才同意其在楼内观书,但不能带纸砚抄写。傅氏每天阅书后凭记忆默写书名,后发表《顾鹤逸藏书目》,过云楼藏书始方大白于天下。

  苏州顾氏前三代是过云楼藏书的原始积累时期。第一代楼主顾文彬令其儿子顾承,建造了过云楼,不惜钱财广纳书画,不仅立下收藏书画十四忌(霾天、秽地、灯下、酒边、映摹、强借、拙工印、凡手题、徇名遗实、重画轻书、改装因失旧观、耽异误珍赝品、习惯钻营之市侩、妄摘瑕病之恶宾),且定下家规:本家族所藏书画的继承人必须是学识和修养并存的优秀子孙。顾文彬过世后,遗留书画及家产被拆分传予三位儿子,顾承一份再传其子顾麟士。顾麟士通过古董商掮客调协,把传于另几家的过云楼书画陆续购归、继藏,避免了拆分流散的危局。

  顾鹤逸身后又有四个儿子继承了家产,当属顾公雄和顾公硕最为出彩。然亦是从顾氏第四代开始,过云楼藏书接连面临世事的考验。先是战争,接着是文革。战争时期,顾家把家藏书画中最精华部分存入上海租界的银行保险库,其余部分藏在家中天井的地窖中。日寇投向苏州的第一颗炸弹,炸毁了朱家园顾家大厅,而后又在顾家连着搜索达7天之久。放在楼上书柜中来不及带走的字画遭日寇翻箱倒柜抢掠,被搜出的字画卷轴堆积一地全被带走。地窖虽未被日寇发现,但却已进水,变成了水窖,书画霉变,损失惨重。又及文革初期,顾公硕为免文物遭“破四旧”毁灭之灾,曾主动请求苏州博物馆来抄家。不料,苏州博物馆造反派及江苏省苏昆剧团的造反派同时到达,竟先将顾公硕及其夫人拉到大门外当街批斗。顾公硕被强摁着跪在地上,家中珍藏被悉数运走。顾公硕不堪凌辱,当夜离家出走,自沉于虎丘一号桥,留下遗书说:“士可杀,不可辱,我走了。”文革结束后,抄家物资发还,但仍有不少缺失。

  过云楼藏书多舛的命运令人扼腕叹息,顾氏家族对藏品的态度亦让人可歌可叹。安稳年月里,顾氏对古籍珍爱有加。每个季度都要根据天气的不同,小心伺候保养。字画还可拿来供人欣赏临摹,但古籍却“小气”到“吝啬”的地步,不但外人不得踏入过云楼,即便自家人,也要小心翼翼。战争年间,则为避开战乱,使藏品安全,顾氏家族宁可流落他乡,生活清贫,也绝不出让任何一件藏品;在战乱中,为了抢先运送书画古籍,顾公雄连年幼的儿子都丢在了汽车站;顾公硕不堪凌辱,愤而投河,或许也源于自身尚不能顾,又何及古籍的无力与羞愧?

  能留下的过云楼藏书,已不仅仅是书籍了,更多的是顾家老小用生命和尊严所守护的祖辈产业和家族信念,是经历劫难依然经久不衰的中国文化之根、之血脉,其珍贵性和收藏价值也不必再费唇舌。

  寸纸寸金 善本正名

  在古代,古籍和碑帖一直是收藏的上品,而在现代社会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传统却出现了断裂,古籍碑帖的收藏,无论是从形势、还是价格、抑或是升值,都不及其他。饶有意味的是,乘着“文化复兴热”的东风,“过云楼藏书”的市场热度和升值价值有了可喜的上扬,这无疑给疲软的古籍市场打了一针强心剂,也给众多信心不足的参与中人吃下一颗定心丸。

  在古代,真正有品位的人才藏书,其门槛设置也高。古籍收藏既需要懂目录学、版本学,还要懂印章、古代学术史,还有碑帖加上书法鉴赏。这往往对收藏者的学术底蕴要求很高,结果造成了古籍善本在传统收藏中打上了精英小众的标签。江浙一带,富庶且有文化者多,正是中国藏书兴盛的地方。在宋明清三代,藏书室逐渐出现并且繁荣,藏书家也成为中国收藏界一个独特的群体。

过云楼藏书:皇皇巨著 寸纸寸金

  过云楼外景

  或许正是古籍善本的高门槛,成为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现代收藏市场低估的口实。从古籍整体价格走势来看,2000年之前还是普遍处于低潮期。但颇有意味的是,随着近年来“国学热”、“传统文化热”的兴起,古籍善本的收藏呈复兴之势。虽2000年之前还是低潮,但2003年价格突然上涨,经过2005、2006年的上扬,直到2009、2010年达到一个小高峰,直至2012年,“过云楼藏书”以2.162亿元人民币的成交价创下中国古籍拍卖的世界纪录。

  事实上,“过云楼藏书”并不是首秀。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南京图书馆专程赴苏州顾家,以低价获得这批价值连城的过云楼藏书的3/4,即500余种、3000余册古籍,交换条件仅是在南图辟过云楼藏书室。明眼人觉得这不是一起公平的买卖,但好在藏书是安放于国有图书馆,低价出售其实带有半公益性质。余下的1/4的精品仍由顾氏后人完整保存。但在接下来的2005年,经过嘉德拓晓堂先生十多年的努力劝说后,顾氏后人答应抛售余下的1/4,一位神秘买家以2310万的高价将其收走,当时曾创中国古籍拍卖最高价。但仅仅7年后,这仅存于私人收藏的1/4过云楼藏书再现拍场,却达到了2.162亿元人民币的天价,价格翻了近10倍,成功刷新了中国古籍拍卖的世界纪录,为古籍拍卖树立了一个新的市场标杆。

  据说,过云楼上拍前,有专家曾受拍行之邀前往顾家看过这批藏书。彼时,书还用报纸包着。显然7年中,它们一直作为保值增值的收藏品待价而沽,从没被放上读书人的案头。而今来看,这样的溢价率和升值率真是高得令人咋舌!

  江苏凤凰传媒集团在经历了与北大的“优先购买权”之争后,终于成为这1/4“过云楼藏书”的主人。当时其发言人曾对外界承诺:永不拍卖过云楼藏书,而是致力于将过云楼藏书整理出版,服务社会。

  此后约半年间,凤凰集团组织古籍善本研究专家对这批藏书逐本清点核查,专家发现其品相和价值大大超出预期,除原有五件已由文物部门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的古籍外,还有多部古籍善本或可进入国家一级文物之列。2012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部分“过云楼藏书”作为江苏省悠久文化传承的经典,赴台北在“第八届海峡两岸图书交易会”上展出,吸引了台湾各界的高度关注,成为展会亮点之一。为保护文物安全的考虑,中国平安保险公司与凤凰出版传媒集团签下“过云楼藏书”5亿元人民币的保险大单,这也创造了中国艺术品保险单笔保单的最高纪录。

  从这一系列研究和展览行为中,外界也感受到了凤凰传媒的收藏决心。除了对文化元典终有所依的欣慰之外,人们多少对该藏书的收藏价值有了感性认识:即便有市,也是无价啊,更何况凤凰传媒收藏之心如此坚定。

  饶有意味的是,在这1/4“过云楼藏书”还未上拍前,匡时总经理董国强曾断言,如果过云楼藏书进入私人藏家手中,那么近十年都不会有再次拍卖的可能,一旦再现拍场价格就很难讲了,“绝不会低于10亿”;倘若进入国有文博系统,那才是真正的无价。

  这一断言,一语成偈。事实上,真正保值增值的藏品,从来都不会轻易地重出江湖,过云楼的出世和入藏则向世人证明,可一旦他们浮出水面,必定威慑四方。那么问题的关键来了,什么是真正保值增值的藏品?瞬息万变的市场,谁也不可能稳坐江山,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传统文化复兴的今天,作为文化元典的古籍善本,是回溯中国精神和中国智慧的正源,而其又不可多得,只会愈加珍贵。古籍善本稀珍若此,想不忝列增值名单,恐怕都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