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2017-04-10  来自:云画家 点击:972 次

  故宫博物院将携手尚美巴黎(CHAUMET),举办 “尚之以琼华——始于十八世纪的珍宝艺术展”,该展将于4月11日起在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面向公众正式开放,拟定于2017年7月17日结束,展期三个月。本次展览不单独售票,观众持故宫博物院门票即可免费参观。该展览的举办源于2014年中法建交五十周年,时任卢浮宫博物馆馆长亨利·卢瓦耶特(Henri Loyrette)在来访时建议以展览方式致敬两国友谊。后经过多方的精心筹划,终于孕育出了这场展览。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此次展览由亨利·卢瓦耶特本人作为策展人,主办双方为尚美巴黎(CHAUMET)和故宫博物院,参展方包括法国卢浮宫博物馆、枫丹白露宫、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等世界著名文博机构。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介绍,展览的名称“尚之以琼华”取自《诗经·齐风》之《著》篇,意为“以美玉点缀”,与此次展览相得益彰。

  为呈献这一中法交流、艺文共通的展览,含故宫博物院在内的全球17家顶级博物馆首度联袂,奠定了该展独特的历史、艺术及文化基调。展览共展出300余件艺术作品,大量18世纪末至21世纪初的尚美巴黎珍宝、绘画以及各式艺术品将贯穿其中,展现了拿破仑一世、约瑟芬皇后,以及当时许多欧洲君主的历史人物故事。

  重要的展品包括:拿破仑登基的“加冕之剑”、为玛丽·露易丝皇后设计的麦穗钻冕,以及法国珠宝史上最具代表性的钻冕作品——“波旁∙帕尔玛”金钟花钻冕(是海德薇·德·拉·罗什富科和西斯德·波旁-帕尔马王子的结婚贺礼)。法国卢浮宫博物馆、枫丹白露宫、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均提供了古典珠宝艺术珍藏,其中不乏部分首次走出法国、甚至首次公诸于世的艺术珍品。此外,许多藏家也慷慨出借。

  尚美巴黎创立于1780年,建立之后受到拿破仑家族认可,成为王室御用品牌,并深受当时欧洲各国皇室喜爱。尚美巴黎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成立历史传承部,旨在保管和修复现有藏品,回购其历史上具有代表性的作品,秉承文化艺术交流的理念策划举办各类相关题材展览。此前尚美巴黎已与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等30余座著名博物馆合作举办过展览。

  法国皇室的璀璨风华

  下面我们就从“拿破仑一世的加冕之剑”开始,一睹为快。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执政官之剑,也被称为“拿破仑一世的加冕之剑”,马利艾虔·尼铎、军械师尼古拉-诺埃·布台、金匠让-巴提斯特-克劳德·奥迪奥特,1802年

  金、鸡血石、宝石、玳瑁、钢和皮革,枫丹白露博物馆藏品

  这把剑是尼铎应拿破仑之令而作,此次是它首次离开法国参加展览。拿破仑要求使用璀璨炫目的法国皇冠珠宝,尤其是美轮美奂的“摄政王”钻石,这颗重140克拉的传奇美钻目前保存在卢浮宫。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正是佩戴着这把剑在巴黎圣母院举办了加冕大典。此外,宝剑还另镶了42颗同样来自法国国库的宝石。拿破仑希望借此赋予这柄宝剑更深层次的政治意义,即承袭前朝帝制更名正言顺地执掌法国大权。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身着加冕礼服的拿破仑一世的画像

  据主办方介绍,这张画像上面有很多象征:首先,拿破仑佩戴的是罗马时期风格的皇冠,另外是他的权杖,还有垫子上面有法权和地球仪,大家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腰上挂着就是在“拿破仑一世的加冕之剑”。

  尚美的珠宝设计师成为皇家御用珠宝师以后,受到拿破仑和约瑟芬的青睐,当时约瑟芬皇后也定做了很多珠宝。后来因为没有办法生孩子,拿破仑和约瑟芬离婚,并在1811年,迎娶了当时奥匈帝国的公主玛丽·露易丝。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约瑟芬皇后肖像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玛丽·露易丝皇后肖像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项链及耳环,尼铎父子,1806年(1820年修改),金、银、祖母绿与钻石,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藏品

  约瑟芬皇后的侄女斯蒂芬尼·德·博阿尔内(Stéphanie de Beauharnais)于1806 年被拿破仑收养,后来,拿破仑决定将养女许配给巴德大公爵查理二世(Grand Duc Charles II de Bade)。为庆祝婚礼,帝后二人赠给她这套雍容华美的钻石祖母绿首饰。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轻风吹拂的麦穗钻冕,弗朗索瓦-勒尼奥· 尼铎(François-Regnault Nitot ),约1811年,金、银与钻石,CHAUMET Paris藏品

  尚美从约瑟芬皇后挚爱的麦穗中汲取灵感,在不同时代创造出了风采各异的麦穗形象。作为丰收女神刻瑞斯的标志,麦穗象征着肥沃的土壤和富足的物产。1811年,尼铎为玛丽·露易丝皇后创作了150件珠宝,这就是其中一件。它填补了玛丽·露易丝皇后皇冠珠宝收藏中钻石珠宝套系的空缺。其大胆的律动感表现出帝国时期富有创造力的现代设计。

  据主办方介绍,这上面的麦穗都是可以拆卸的,可以单独作为胸针。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微砌马赛克日间全套首饰,弗朗索瓦-勒尼奥·尼铎(François-Regnault NITOT),1810年,金、蓝色古法琉璃内嵌微砌马赛克,巴黎卢浮宫博物馆藏品

  这套珠宝套装显示于皇冠钻石清单上,是拿破仑一世赠与玛丽·露易丝皇后的礼物。象征希腊和罗马神庙和废墟的微砌马赛克通过精雕细琢的黄金葡萄藤枝叶和藤蔓连结在一起——在法兰西第一帝国期间这种造型十分罕见,预兆着浪漫主义的悄然兴起。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野蔷薇与茉莉花”钻冕,让-巴提斯特·弗森,1830年前后,金、银与钻石,贝德福公爵藏品

  第七代贝德福公爵弗朗西斯· 罗素(Francis Russell)为爱妻安娜-玛丽亚(Anna-Maria)定购了这款钻冕,尚美留存了原设计图。钻冕通过逼真再现鲜活灵动的自然场景,充分展现了弗森的自然主义风格特质。野蔷薇和茉莉枝繁叶茂,花团锦簇,果实丽丽,俨然一顶用鲜花编织的花冠,花叶上还沾满晶莹剔透的钻石露珠。更为锦上添花的是,花枝上装有迷你弹簧,会令花朵随着佳人的移动而微颤,仿佛在风中摇曳,平添一份自然风情。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波旁-帕尔玛” 金钟花钻冕,约瑟夫·尚美(Joseph Chaumet),1919年,铂金与钻石,CHAUMET Paris 藏品

  “波旁-帕尔玛” 皇冠饰以金钟花造型,是海德薇·德·拉·罗什富科(Hedwige de La Rochefoucauld)和奥地利齐塔皇后(Empress Zita of Austria) 的兄弟、波旁王朝第六王公的结婚贺礼。采用尚美世家独门绝技,在隐秘的梨形托架上巧妙镶嵌多颗钻石,令其浑然一体,仿佛整颗梨形切割美钻,创造出“视觉陷阱” 的独特效果。

  中国的西洋风和西洋的中国风

  展览同时还展出了一系列故宫博物院的同类型藏品,与欧洲宫廷古典珠宝艺术品彼此呼应。展览通过表现中西方在珠宝制作工艺、审美需求等方面的异同之处,呈现过去两个多世纪中法两国在古典珠宝艺术领域的对话与共鸣,进而揭示文物背后的文化交流内涵,凸显中西文化交流的悠久历史。

  故宫宫廷部副研究员章新介绍:“故宫为了配合尚美进行展览,从180万件展品中选择了22件展品,和法国的展品放在一起,可能不是最炫的,但是是最有趣的,因为它体现了中西文化的对比。比如同样的提梁壶,大家会看到特别有意思的对比。”

  比如以下放在一起展览的三枚戒指。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此为“拉谢尔”戒指,是拿破仑私生子亚历山大瓦勒斯基赠于女演员拉谢尔的戒指

  这枚珐琅金戒指共镶嵌五颗钻石,指环内侧刻着(alexandre 23 9 bre 1842)字样,记录了二人的相逢与相恋。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此为溥仪赠给婉容的定情信物。戒指内壁刻着“ i love you forget me not ”,婉容也回赠了溥仪一枚戒指,内壁刻着“允执厥中,惟精惟一”。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中国风格的茶壶和奶油罐

  这是创作者于勒佩尔根据他对于中国工艺的理解设计的茶具。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乾隆款画珐琅八棱开光提梁壶

  这件器物的造型是仿西洋式的,而图案主题都是中国传统的山水花鸟画。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点翠瓜蝶纹钿子与头面,清朝,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

  这件半圆形的头饰是一种头面,它佩戴于一种称为“钿子”的头饰顶部。蜜瓜和蝴蝶造型寓意繁荣兴旺的家庭生活。整件钿子都饰以颜色亮丽的翠鸟羽毛。

  展览现场还有一个展柜,里面的展品均为自然主义风格,策展人特意设计了动画风格的投影,仿佛有蝴蝶、蜂鸟在展柜内飞舞,展柜中的胸针有蜜蜂、蝴蝶、马头、怪兽等各种形状,雕刻均十分精美。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拿破仑的宝剑和法国最著名的钻冕这次都来故宫展出了

  自然主义风格设计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