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2017-03-14  来自:云画家 点击:856 次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齐白石先生

  最近,“清华教授被骗1800万”的旧新闻又被重提,高学历群体被骗被坑的经历似乎特别能迎合一些围观者嘲讽调笑的恶趣,然而看看历史上的名人,单纯善良而走进骗子套路的不在少数,今天我们来看看齐白石老人那些年走不完的套路。(本文由李苦禅先生之子李燕先生回忆整理)

  买到一所假房子

  我的父亲曾经谈过这么一段事情,白石老人因为老不出门,对于外头的事情不太了解,经常受骗。有一处宅子,老宅子,挺不错,还挺大,四合院,那一看就是前清的一些有地位的人家住的。人家把房契拿来了,很贱的价钱要卖给白石老人,说我这急着等钱花。白石老人一时手头凑不起来,先给他一笔钱,用现在话说,首付多少钱。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1950年代初李苦禅与恩师齐白石一起讨论绘画

  这笔钱刚给没过几天,忽然间外头有敲门的,开门的是老太监老尹,尹春如,他开门。这敲门的是个日本军人,还挎着指挥刀。老尹还是老规矩:“您找谁?”好多日本人都会说中国话。我父亲还讲,好些日本鬼子,如果不穿军装就跟中国人一样,他是辈辈在中国,经商什么的,实际上都是特务,生的儿子也是特务,在上海的说上海话,在北京的说北京话;鬼子来了,如果需要的话,穿上军装都有军衔的,比汉奸还好使唤呢,对中国侵略是他们的长期国策,非一时一事。

  这个日本人就说:“齐白石先生在家吗?”老尹说:“你候着,我去传去。”还让这日本人候着呢,人家一下就进来了。老尹一拦:“您别进来。”日本人上去俩耳刮子就给他扇那儿了,“夸夸夸”穿着军靴就进去了,直奔白石画屋。进去之后呢,白石老人正画画呢,抬眼看他一眼,一看是日本军官,就没话说,还在那儿接着画画,一句话也不说,就在那儿画画。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日军攻占北平

  到底在北京日本人的政策跟在南京不一样,他很重视知名人士,因为他企图拉拢这些人士,制造一个“大东亚共荣圈”,“共存共荣”这么一个虚假现象,在北京城里头要维持这么一个虚假的繁荣现象。所以对这些有名的,特别是这些艺术家们,他还是大面上以礼相待的,所以在那儿就看着白石老人画画,估计他可能也懂几笔。

  日本人也爱写字画画,他们受中国文化影响才有书画嘛!看一会儿之后,看白石老人还不说话,根本就不理他,他就先开口了,说:“我的房子为什么你要买?”原来是为这买房子的事。日本人进北京,这好房子都被日本鬼子占了,那卖房那个小子是拿着个空地契来卖的。日本鬼子占了房子他管什么地契不地契的,连中国的国土都成他的了,你们家的房契算老几?合着那小子蒙白石老人呢,至少把首付款给蒙去了。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侵华日军占领北平城

  日本人问:“我的房子你为什么要买?”白石老人还是不抬头,边画边说,他说得很简单:“你的房子在日本,我的房子在中国,我没买你的房子。”就这么简单,又没话了。日本人待着觉得也没趣,反正这意思也传达到了,就走了,临走还磕了一下皮靴,打了个立正:“我告辞了。”白石老人还是没抬头,连平常说的“送客”都没有。

  白石老人一辈子,所有挨的骗他都没法找后账,因为在社会上来说他是个弱者,他惹不起任何人。

  收到了假钞票

  解放前发行钞票,不是像现在只有中国人民银行发行,那时候好多银行都能发钞票,币制特乱。为什么解放前干点儿事,都得是真金白银啊,就因为纸币不保险。那时候都讲究“条子”“小黄鱼”,就是黄金啊;还有就是“大洋”,那是白银。大洋这里头除了有袁世凯头像的叫“大头”之外,还有孙中山头像的叫“小头”,还有外国出的那个叫“站人儿的”,叫“坐人儿的”,还有“美国鹰”,还有“墨西哥鹰”什么的。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袁大头”

  为什么叫“大洋”呢?这个标准货币就是从外国传来的,在光绪年间就有了,那时候叫“大龙币”,它基本上有一定的含银量。它方便在哪儿?你就凭着这个票面,它本身就有价值,这个银子有实际价值,所以不管你这个市场怎么变,这个金银它不动。过去是金本位,所以都讲究真金白银,真办事都得来点儿这个。

  钞票浮动就很大了,我都记不清楚有多少种。银行印钞票,得有一定的压库底儿的东西,才允许你出多少钞票。马克思讲“纸币本身没有价值,它只不过是价值符号”。为什么人民币现在在国际上挺硬,我们国民经济上去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所以我们印的钞票它有人认不像有的国家,印的钞票白给你都不要。

  过去那银行印钞票不行,有的银行出现金融危机了,它的钞票就悬乎了。有的人有点儿内部消息的,都串通了以后,赶快去挤兑。什么叫挤兑?排着队挤,兑,兑换,兑换什么?兑换真金白银。什么叫挤兑挤兑你?“挤兑”这个词就这么来的。他把他的真金白银兑完了之后银行就倒了,有关当局就给打了封条,里头一个人没有,全散了。这银行都没了,可外头散着好些钞票,您去晚了,就是铁门和封条伺候。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四十年代末,通货膨胀引发上海挤兑狂潮

  白石老人受过这个骗。我父亲到他老师家里去,一进去看白石老人面有喜色,站在画桌旁边抚摸着一摞儿钞票。

  可不少钱!老先生指卖画为生,自己的劳动换来那么些钱特高兴。我父亲说:“恭喜老师,贺喜老师,这是哪位这么大方,给您这么多钞票?”“方才来一个客人,好大方喔!他买了我的画,给了我这么多钞票。”我父亲一看:“老师,这钞票毛了。”“什么叫毛了?”“就是这钞票拿去买东西人家不要了。”“自古以来哪有钞票不要的道理?”——这钞票纸从宋朝,公元1100多年就有,中国人发明的“交子”,后来到发明什么“宝钞”之类,钞票的“钞”是这么来的,就是说自古以来哪有钞票不要的道理?我父亲说:“那个银行都倒了,让人挤兑倒了,这钞票没人要了。”把这道理好讲了一番,白石老人这才听明白。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你要换一个人,闹不好当场能晕过去,白石老人大概也是这辈子挨骗挨惯了,再加上老先生实在度量大,就把那钞票提起来,放在自己画坏的画该放的地方,画案子右里头角下,跟着又站在画画的位置上,“苦禅,我们再画。“

  买了假金子

  大洋有响儿,黄金没声。黄金要有声可就假了,黄金是“巴拉巴拉”的没有响亮声音的。

  白石老人这个倒听到耳朵里去了,过了些日子我父亲去了,白石老人对我父亲很信任,他不保密,“苦禅,我托人买黄金了”,神秘兮兮地我父亲看,小金锞子,上头还盖着戳。我父亲一看,“老师,学生我虽然穷,家里没金子,我可见过金子,人家银号请我去画画,熟了,他们在那儿搬运黄金都不背着我。在那儿人家也有卖黄金的,怎么着拿个试金石划一下,看金子成色,上面点点酸水看起不起泡,完了再拿铡刀,往那个铡刀上一坐,给夹两半看里头有没有‘夹馅儿’,这我都见过。我看过真金子,所以我知道金子大致分三等,上等为赤金,中等为黄金,下等为绿金,带绿头的,这就是铜成分多。老师我看您这金锞子,绿头还有余呢”。敢情齐老师又被人蒙了。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虽然是金子,问题就是铜成分多了。现在讲24K、18K,做首饰为什么使18K,因为22K太软,做链儿回头断了就丢了,必须得18K。现在还有蒙人的,“我画画用金箔,是标准的24K”,废话,做金箔不使24K做不了那么薄。反正白石老人实在是不懂金子,究竟都买了多少,白石老人也没透露。

  碰上赊账不还的无赖

  反正白石老人这一辈子,知道不知道的,是经常被骗。还有卖画,说好的这张10块大洋,实在的,白石老人那画说实在的,10块大洋,有时候4块也卖,毕竟是大洋。大洋贵的时候那是两块大洋能买一袋加拿大面粉,那时候叫“洋面”,“伏地面”是土面,那便宜,最好的面是加拿大面,叫洋面。那位说好了给十块大洋,四尺条幅,白石老人挺高兴,画好了两条儿。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二十大洋,这生意是蛮不错的。那个人一看,“真好,真好,老爷子您卖力气了,谢谢!谢谢!”卷完了之后就搁在他那个包里了。老爷子瞪眼等着,还没给钱。那位就从包里头拿,哗啦哗啦还有响儿,一块块往外拿。

  白石老人在旁边看着,心说怎么拿这么慢?拿出来之后,这人开始嘬牙花子,白石老人这听得懂,只要一嘬牙花子这钱就嘬回去了,做生意有时候就怕嘬牙花子,就觉得不妙。这人就说了:“这怎么说的,我这出来明明带着二十块大洋,怎么就剩八块了……我想起来了,路上碰一熟人,我欠他点儿钱,他让我赶快还他,我从这里拿了给他了……下回再补,下回再补。”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下回啊?我到现在也没见听说他给补上。这白石老人脸皮特薄,也不能说追出去把画抢回来。包括有人说,来买画的钱少给了,白石老人拿刀把画裁下一点儿去,根本没那事儿!白石老人不干这事。反倒是挨蒙这类事多,有些人想办法坑他点儿,蒙他点儿。(来源:北京大学出版社文/李燕)

  白石老人段子大全,看齐白石的“抠、萌、逗”

  他家道贫寒,24岁学画,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画虾更是堪称一绝,已入化境;他是毕加索眼中了不起的东方画家,与吴昌硕并称“南吴北齐”。今日,我们一起看几个关于齐白石老人的小段子,大师的不羁个性和脱俗的生活态度由此可见一斑。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段子一:“待客仪式——张郎郎《大雅宝旧事》

  就说大名鼎鼎的齐白石老先生……齐爷爷一来,全院儿的孩子前呼后拥跑来看,虽然大家都知道,齐老先生由于特殊的处境,脾气比较特别。比如,到齐爷爷家千万不要吃他给你端出来的月饼和花生,那只是他待客的一个仪式,你要真动手,就等着回家挨揍吧。一来你真吃了,齐爷爷肯定心里不高兴;二来,你肚子肯定要出问题,那月饼和花生都不知是猴年马月保留到如今的。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齐白石《牵牛花》

  段子二:“也说待客仪式”——黄永玉《比我老的老头儿》

  第一次拜见白石老人是可染先生带去的。老人见到生客,照例亲自开了柜门的锁,取出两碟待客的点心。一碟月饼,一碟带壳的花生。路上,可染已关照过我,老人将有两碟这样的东西端出来。月饼剩下四分之三;花生是浅浅的一碟。“都是坏了的,吃不得!”寒暄就坐之后我远远注视这久已闻名的点心,发现剖开的月饼内有细微的小东西在活动;剥开的花生也隐约见到风动着的蛛网。这是老人的规矩,礼数上的过程,倒并不希望冒失的客人真正动起手来。天晓得那四分之一块的月饼,是哪年哪月让馋嘴的冒失客人干掉的!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齐白石《海棠双蟹图》

  段子三:“吃螃蟹”——黄永玉《比我老的老头儿》

  然后我们就吃螃蟹。螃蟹是可染先生提醒我去西单小菜市场买的两大串,四十来个。老人(齐白石)显然很高兴,叫阿姨提去蒸了。阿姨出房门不久又提了螃蟹回来:“你数!”对老人说,“是四十四只啊”。老人“嗯”了一声,表示认可。阿姨转身之后轻轻地嘀嘀咕咕:“到时说我吃了他的…”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齐白石《蛙声》

  段子四:“我是认真的”——汪曾祺《老舍先生》

  老舍先生藏画甚富,大都是精品。所藏齐白石的画可谓“绝品”。壁上所挂的画是时常更换的。挂的时间较久的,是白石老人应老舍点题而画的四幅屏。其中一幅是很多人在文章里提到过的“蛙声十里出山泉”。“蛙声”如何画?白石老人只画了一脉活泼的流泉,两旁是乌黑的石崖,画的下端画了几只摆尾的蝌蚪。画刚刚裱起来时,我上老舍先生家去,老舍先生对白石老人的设想赞叹不止。

  老舍先生极其爱重齐白石,谈起来时总是充满感情。我所知道的一点白石老人的逸事,大都是从老舍先生那里听来的。老舍先生谈这四幅里原来点的题有一句是苏曼殊的诗(是哪一句我忘记了),要求画卷心的芭蕉。老人踌躇了很久,终于没有应命,因为他想不起芭蕉的心是左旋还是右旋的了,不能胡画。老舍先生说:“老人是认真的。”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齐白石《虾族大家庭》

  段子五:“你要吃这么多啊”——汪曾祺《老舍先生》

  白石老人家里人口很多,每天煮饭的米都是老人亲自量,用一个香烟罐头。“一下、两下、三下……行了!”——“再添一点,再添一点!”——“吃那么多呀!”有人曾提出把老人接出来住,这么大岁数了,不要再操心这样的家庭琐事了。老舍先生知道了,给拦了,说:“别!他这么着惯了。不叫他干这些,他就活不成了。”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齐白石《藕池观鱼图》

  段子六:“私藏珍品”——高军《齐白石的日子》

  中央电影纪录片厂拍《人民艺术家齐白石》时让他拿点精品出来拍,他怎么也不愿意。后来还是徐悲鸿去做工作,他才勉勉强强从画台的“消息”里掏出几卷画子出来。他是细木匠出身,在画台里做几个暗格或者小抽斗之类的“消息”那还不是驾轻就熟。这些画被掏出后,一卷一卷放在画台上。徐先生一打开只见宝光四射,全是老先生毕生的精品。呕心之作!有一张画在金纸上的白茶花,上有一蛱蝶翩翩欲下。画得真是精妙绝伦!徐先生不住地用眼光看坐在对面的老头子,心想“这太鸡贼呀!”齐老先生坐在大圈椅中,两袖垂下。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声色。真是狡黠啊!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齐白石《石泉悟画图》

  段子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高军《齐白石的日子》

  周总理后来给老先生换了一处比较大的住所,搬过去没几天,老人住不惯哭死哭活的要回去。大家都不明白老人的心意。大四合院,花木扶疏不好吗?老舍先生说:“别!他这么惯了,不叫他干这些,他就活不成了。”其实里面还另有一层,老先生喜欢在家藏东西,东藏一处,西藏一处。藏东西的地方只有他知道。这一搬出来,虽说老屋还是家里后辈住着,他也不放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齐白石《松山竹马图》

  段子八:“活虾子很贵的”——高军《齐白石的日子》

  齐白石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人。他把历年画画挣的金条都装在一个小口袋里,坐卧不离。住在北京铁栅屋时,天明即起,家里人正洒扫庭除。齐老先生到画室把荣宝斋的订件画了,然后再画其他订件,言不二价。按照墙上贴的润格来办事。世界之大,哪儿没有死皮赖脸的人,比如说:“齐老先生添条虾吧!”“齐老先生您受累!多画条鱼吧,我内人最喜欢鱼了!”齐先生也不说话,只是斜着看来客一眼,又不好当场驳人的面子,慢慢把笔濡墨,沉吟半晌,一笔、二笔。鱼、虾、蟹自画面跃然而出。但都不大精神,看着好像离水好几天,要翻肚子的样子。客人不解问曰:“这虾怎么看着像死虾?”齐老先生坐在圈椅中说:“活虾子市面上多贵啊!”主客心到神知,一拍两散。

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被坑惨了!

  齐白石《石门卧云图》

  段子九:“用白菜画换真白菜”——高军《齐白石的日子》

  这一天正是北平大风扬沙天。齐白石坐在画室里,听到外面有呦喝卖大白菜的。他坐不住了。他灵机一动想,“我何不画一张白菜去换白菜,那也不失为一段文人佳话呀!”铁栅屋外一个北方鸟蠢汉正守着一车白菜呦喝,脖子长筋抻得老长的。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戴一个小园眼镜,正看着他一车白菜出神,十分想吃的样子。这卖菜鸟蠢汉子见来了主顾忙招呼道:“老先生!你要称几斤?称给得高高的”。齐老先生从后面摸出一卷纸说:“我拿这画的白菜,换你一车白菜,你可肯么?”这鸟蠢汉子一听,勃然大怒说:“我不看你一大把岁数,窝心脚窝死你。大北风天!有这么消遣人的吗?倒想得美!拿一张画的假白菜,要换我一车白菜!”一顿咆哮,弄得老先生摸不着南北。齐老先生挟着画的白菜灰溜溜的走了,从铁樱屋的大门侧身钻进去说了一句话“嗨!真是有辱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