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画家 > 画展 > 线下展讯 > 凌风而立——汤宇作品展
凌风而立——汤宇作品展

凌风而立——汤宇作品展

地 点:
上海 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6号楼101室(艺博画廊)
时 间:
2018-09-01—2018-09-26
主办方:
艺博画廊
参展人:
汤宇
212 人浏览   0 感兴趣
我感兴趣

展讯详情

  无论是从风景的历时性还是共时性因素,我们都无法将风景概括在一个定义或者单一的诠释下介入对风景的认识和解读。从文艺复兴早初期对“风景”概念的引入,到荷兰画派对风景审美的提取,以及后来19世纪浪漫主义对风景中民族气质的表现。风景已经从最初绘画对像化的概念转向对语义学意义的延伸,甚至在逐步思考风景更为纯粹的内涵。风景的含义随着主题的变化有所差异,因人和活动不同而有所不同的指向性。风景不再单指一个地方、一个地点的区域逻辑,它在语言和文字的概念上越来越倾向于地缘政治学的概念,或者说更倾向于身份认同的功能。这意味着艺术家既要从绘画语言的内部观念建构风景叙事的个人逻辑,同样也需要个体意识在自我认识和反思的纵向探索。换言之,在风景绘画的创作中,艺术家对风景要进行个人化的审视和内观。在我看来,汤宇在这方面的探索极具个案研究的价值。

  从汤宇近来年的创作题材来看,他的绘画内容大部分与“花”、“树”等自然物像有关。但从绘画的气质而言,汤宇的作品更像是一幅幅人物肖像画,我觉得他的绘画作品在某种意义上接近弗里德里希风景绘画中所倡导的“作品不是只是真实地表现空气、水、岩石、树木,而更应反映出灵魂、感觉。”在汤宇的风景绘画中,被观看到的“风景”主题显得特别显眼,但我们与绘画中风景的关系,尤其是艺术家与风景的关系,并不是为了要让我们能够看到外在的真实性,而是汤宇通过其独特的绘画方法能够让我们反观自我,透过视觉经验让我们的感情可以和那些“风景”元素相通。风景绘画,并不是单纯将绘画对象从混沌世界的抽取,而是“风景”被取出后如何和艺术家自己产生紧密的结合。也就是说,艺术家是选择了哪种“风景”视野和内在经验。

  我个人感觉汤宇的绘画作品中似乎在追求一种不稳定感,或者说是一种失衡状态。汤宇是一位基本功非常扎实、造型能力很强的艺术家,但从他近期的绘画作品中,汤宇在有意地舍弃这些优势因素。肆意的笔触、看似凌乱钢硬的线条,他最新有关“树”的系列作品与之前作品中流露出的那种趣味性渐行渐远。但不变的是,汤宇绘画中对“光与气无形的内在意象”的追求,而对世界样貌的描绘也应回归于不断更新的经验本身。汤宇之所以放弃掉自身的优势因素,与这种不断更新的经验本身应该有着直接的关系。在作品的可见与这种经验更新的“不可见”之间,我更倾向于对后者的关注,这是观看方式与画中可见事物产生关联的方式,也是他这批作品中所特有的可见与不可见、内在与外在的张力。

  在绘画范畴中,风景题材属于较为常见的内容,但汤宇的绘画和其他风景绘画中所追求的小情调、小情趣有着鲜明的差异性。在他所追求的“光与气的无形意象”中,我们可以发现,“光”在汤宇的作品中与既有的经验和标准是不符的,他笔下的“光”有一种怪诞的神秘感。它更像是艺术家在某个时间里某种情绪的宣泄,但放置在汤宇冷色系的作品画面中,我们感觉这种情绪似乎又在被他刻意地压制着。所以,在他的作品中我们总能找到一种“躁动”的平静,这是他在绘画内部和过程中自我调整和梳理的内在痕迹,也见证了汤宇的细腻敏感和极度专注两大特点的结合。

  把抽象的概念视觉化是艺术的独特之处,前文我已经提及,汤宇的绘画作品中有可见/不可见、内在/外在的两种张力。不可见,但世界仍然存在,只是不会使之成为被简单观赏的目标物。汤宇的画面中,“树”作为被观看的主体似乎很直接的被观看到,但物象后面的背景却不能被我们所忽视。汤宇的画面背景处理有一种氤氲之息,而这种“气”就弥漫在他的绘画主体之中。面对作品,我们的感官经验主要是视觉部分而非其他感官,但这并非全然是我们所看到场景的全部内涵。因为,对场景的选取和处理已经寓含了艺术家的“风景”视野和内在经验,艺术家希望的就风景转换的感觉和心理上进行沟通,而非只提供我们了解现实。从流动、肆意的笔触和冷色系的颜色开始,辅以可见和不可见、内在和外在的张力,当我们可以在内心感受到时,我们也就可以到达这种感觉和心理上的沟通状态。所以,汤宇对“光与气无形意象”的追求,在这个可见与不可见之间扮演着极为生动的角色。

  汤宇的最新系列“凌风而立”,带给我们的不仅是迎风而动的画面感,更重要的是他绘画语言中的生动气韵。当然,对于汤宇作品的绘画性解读并不代表他对社会现实关注与反思的缺失。上文已经分析过,汤宇对自己情绪的宣泄和控制都隐藏在他的绘画中。在他的作品中同样也预设了其态度表达的通道。只是,他的方式与其对绘画性处理的内在方式是完全一致的。在汤宇的绘画方式中,叙述内容并不是他的本意,但他对社会现实的思考也是通过一种内观的方式存在于他的反叙事过程中。汤宇是一位外柔内刚、尖锐而又内敛的艺术家,他绘画中的内在与外在并置的气质与其个人性格是完全吻合的。而在他绘画作品中可见与不可见的那部分,尽管“人”的形象不曾出现在他的“风景”中,但这不代表他主体意识的缺场。只是,他以一种被抽离的图像间接地确立了个人意识的在场,将个体思考和追问隐匿的作用于绘画性主体的背后而耐人寻味。

  风景是可以让我们找回最原始天性的参考准轴和场所,在汤宇的风景绘画中,他以个人独特的风景视角将风景置于“风景”的对象。所以,我也试图在他的绘画作品中捕捉到他的“风景”视野和内在经验,尝试在文本之中与他的作品打开一个通道。但我的解读似乎正如他的绘画那般不是为了看到外在的真实性,而是在那股氤氲之息中寻求一种自我的内观之道。

标签:上海展览
0

相关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