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画家 > 画展 > 线下展讯 > 出去一下,等等回来 ─ 黄奕翔个展
出去一下,等等回来 ─ 黄奕翔个展

出去一下,等等回来 ─ 黄奕翔个展

地 点:
台南市中西区民生路一段205巷11号(绝对空间)
时 间:
2018-07-18—2018-08-19
主办方:
绝对空间
参展人:
黄奕翔
849 人浏览   0 感兴趣
我感兴趣

展讯详情

  开幕茶会:2018 / 7 / 21 (六) 3:00 pm

  艺术家座谈:2018 / 7 / 21 (六) 3:30-5:30 pm

  座谈与谈人:王圣闳(艺评人、国立台北艺术大学美术学系兼任讲师)

  然后我才发现事情大条了,因为我根本没有东西可以展,甚至没有东西想要展。后来我想说,既然大家都在说故事,我也算是喜欢听故事,那不然我也来说个故事好了。然后麻烦又来了,我不想说我自己的故事,因为关于我自己,我并没有特别想说什麽;我也不想说别人的故事,因为我好像没有特别想说哪个别人的故事,我也不真的了解任何别人的故事,所以我想说,那还是先不要说别人的故事好了。我才发现我好像无话可说。然而,「不知道要说什麽」虽然是真的,「想要说点什麽」却也是真的,到头来我仍然必须面对这个不知哪来的衝动。

  「故事」可以是假的,但「说」必然是真的,所以,我想我之所以把「故事」当成展览的模型,只是因为它能够逼使我去面对关于「说些什麽」的各种难题--说什麽?为什麽说?怎麽说?…但是我不能直接从这些问题著手,因为似乎就是它们让我陷入无话可说的窘境。所以我绕了个弯,转而回想曾经有过的故事经验。我发现,好的故事经验就是,无论是说故事的人还是听故事的人都好像身历其境,跟真的一样。所以我就想说,好,那就让大家身历其境;不只是展示故事,而是进一步让展场变成故事发生的地方,让大家来看完展览后,也可以变成说故事的人。然后我想,既然这样,那这个故事不要太複杂,我只要把故事的基本条件设定出来就好。所以我就假设我在绝对空间做了一档展览。我假设裡面应该有一些作品。我想像了一些这个展场可能会发生的事。我找了一个演员在展期饰演展览空间的行政。我请他在佈展期间做一些我想像中这个角色可能会做的事,然后我在一旁将这些纪录下来。

  我暂时不问「说什麽?为什麽说?怎麽说?」,而是改问「在哪裡说?对谁说?」;不是为了逃避那些真正困扰我的问题,而是据此,我才能足够妥善地面对它们。关于展场、关于绝对空间、关于绝对空间作为展场、关于作为展场的绝对空间…我想说,既然我自己无话可说,那就让空间说,让大家说。

0